甜美往事: 君子之交

吟诗作对

无题
冬去春来春正浓,风过花开花遍红。
一响贪欢坐怀中,两只小兔耍顽童。
——2012.4.2

从去年年底到清明,无论工作、生活、感情,都做了些计划,一直在忙。
变化也不少,时间表变动许多,总体算是按部就班吧。
一个很久没直接联系的朋友问我是不是结婚了,QQ空间怎么久不更新。
我反倒很惊讶,一是原来还有故人一直关注我的空间,二来则是她何出此言?
她很有感慨的说:那些频繁更新空间和说说的人都未婚,而婚后精力都转到家庭生活上去了。
未免一竹竿打死一船人。
我没有辩解,笑道:那么经常看我空间的人大多也未婚吧。
是要更新一下,给有需要的人以希望,乃至机会,是一件好事。

然而终究要荒凉这里,完成手中的剧本,是时候打理个博了。
连华哥都有点生气,帮我处理好技术问题,怎么还不发文?
我故作神秘的说:要喊第三遍狼来了,才真的狼来了。

周四老贾来短信邀请周六婚宴,很是生气,一来时间匆匆无诚意,二来非电话不回应。
念在多年朋友,直到周五晚才回复出席。
匆匆下课,在楼下的唱片店选了两张广东民乐车用CD,
(在这个连正版唱片都可以成为礼物的世界第二经济体里,不免有点唏嘘)
贺卡上匆匆写了两句“邓体诗”:

贾不假终成家,温真吻家庭稳。

难对偶,懒推敲。“贾温”者,家稳也,是为祝福。
回来于群上征得蔡兄一联,甚为喜欢:

温未问月下吻,贾不假终成家。横批:温存不贾。

李兄一联亦妙:
贾不假终成家,温不问果嫁人。(果亦为嫂夫人之名)

表姐再次问及婚期,我说依然如故:
“世界末日后若有幸不死,我未娶,你未嫁,则婚也。”

2012-04-08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33881164

地铁“七站诗”

掌声过后,解下领带,挎起提包,直奔楼下画廊。
老板一眼认出我,说来了一批新画作。
时间紧,我只挑了一会,选中一幅山水画——
大雪山背景下平静的湖边,一间土黄色小木屋,一对小夫妻在湖面悠闲的荡着小舟。

这个时段这个方向的地铁,人不多。
喜欢在地铁里看书,纸质的,读完了《三体》三部书。
可能就是喜欢营造这样一种对比吧,旁人搓iPhone,我就看纸质书。
就像现在,旁边的女孩子在不断搓iPad,我就拿出笔在画作包装报纸上草拟七言绝句。

昨晚才收到廖总电话,实在没时间准备。
想起前些日子的那首“七步诗”,不禁暗笑。
这次并非真正七个地铁站,姑且谬之吧。
其实,白话文下已无真正符合格律的古诗。
简单几个字,简单几个韵,人人都可以写,只不过大多没这种献丑的勇气。
可我还是写了。
画作只是印刷的油画,我的字也难登大雅之堂。
可我还是写了。
而且当着众人的面写下,当着众人的面送出。
我认为,这就是送礼应该有的心意,这才是朋友应该有的情谊。

鹏程之志待可成
飞天宏图非幻海
幸为自得居佳人
福临满家笑颜开
——枫兄赠

无论大理想,还是小生活,作为朋友,都祝愿:鹏飞幸福。

(本还未写到兄弟系列,先为记录吧。)

2011-10-23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9376228

同桌知己

迎祝新春
迎      祝
雪      君
寒      安
梅      康
景      笑
氣      滿
新      春

一直叫他TY,而不喜歡叫他后來改的名字HQ。
或許是習慣吧,我這人很難改掉習慣。
他說住院期間把人生走過的路都回憶了一遍。
他記得那時學校早餐的河粉很爽口很好吃,五毛錢一大盤;
我卻仍然記得大冷天還沒亮大家就起床去打熱水,
那種嘈雜聲現在回想起來像是一首樂曲。
那時我給他看我寫給某人的情詩,他笑得總是那么靦腆,
那時我們也常常晚自習逃出去散步,
什么都談,未來啦,愛情啦。
回憶往事總是那么令人陶醉。

既然在鬼門關被鬼差趕回來,接下來就沒什么了。
看到你依然保持樂觀的心態,我也不擔心什么。
今年呢,慢慢養病,急不來,
還有啊,找個女朋友,主動去追求,
但是不能同甘共苦的,看都別看,扔了她。

過年回來我搬家,到時請你過來“食餐勁”。
嫌我的字丑,可別嫌我的對聯俗。
下次去你那里,我一定會作一首詩寫上去。
我不信你會把畫扔了^_^

2011-01-26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296053744

賀銳君新婚之喜

賀銳君新婚之喜

昨昔同窗話當年,今朝酒逢嘆流連。
各居兩城隔山水,友誼一線惟情牽。
茂生送水知仁貴,吾送字畫賀君宴。
君子之交深幾許,淡雅之處作新篇。

楓兄贈
庚寅臘八

不出所料,一如大多同齡人新居,裝飾簡單而電器新潮。
其實,品味跟浪漫情懷成正比,而跟經濟水平不太搭調。
有個客戶千萬資產,私家豪宅,家里裝飾金碧輝煌,猶如皇宮,金黃色基調,彰顯富貴,跟幾幅名貴的抽象派油畫很不相稱。或許是我不懂欣賞,或許自己還真沒到達那種富貴程度。
有 個朋友結婚一年,租的房子,60方,典型的兩人小天地。卻裝飾得綠野碧云天,淡綠色花紋墻紙,淺藍色天花板。隨處可見大小不一的攝影畫,都是他們旅游時自 拍的。沒有人物,只有景色,自然的,人文的,都裝上不同花紋的相框,仿佛進入一個畫展中,讓人流連忘返。而且,每次旅游回來都會換上新拍的照片。花錢不 多,卻洋溢著一種無比幸福的浪漫情調。
有個忘年交,五十多了,晚婚那種,兒子上幼兒園。家里全部墻壁鋪了一層一米高的軟膜,除了一面墻,特意鋪上 白壁紙,讓兒子在上面畫畫。我笑道,恐怕以后他會成為街頭涂鴉高手。更讓我驚訝的是,他沒給兒子買過玩具,都是親戚朋友送的。在那片小天地,我看到的全是 漫畫書。小家伙也不賴,能背三字經了!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份用高貴品味打造出來的父愛。
真的 ,錢很重要,而如何用錢更重要。
最近看《三體3》,大劉的作品想象力之豐富,無人能比,而這次他卻徹徹底底浪漫了一回:
“來了,愛了,送了她一顆星星,走了。”

可惜我的書還未收筆,姑且送幅字畫了,希望簡單的字畫帶來的是我們對生活品味的不斷追求。
明天第一次登場演講,出席不了婚宴,望諒解。
祝君幸福,也祝我幸運吧。

2011-01-22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295707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