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往事: 相见不如怀念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阿Sue)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阿Sue

一直不知该如何记录阿Sue。
甚至可能是一直犹豫着该不该记录她……
周末整理那些凌乱的邮件,重新分类。
信马由缰的写,写的时候痛快淋漓,编辑起来苦不堪言。
突然发现,所有文章或多或少都带有往事的回忆。
包括那些纯粹构思的创作,无不烙上岁月的痕迹。
一些人一些事,点点滴滴,不完整的片段。
就像废墟里那些破碎的瓷片,又像深秋里风中飘零的落叶。
既然终究割舍不了,那还是写点阿Sue吧。

恰好千千静听里传出Jenny送的《当年十四岁》背景乐。
十四岁,读初二。
阿Sue是那种文静得惹人怜的小女生。
在她的世界里,似乎总是阴天夹雨。
很少见她笑,也难得见她发脾气。
只是有一次,估计“大姨妈”来了。
那天傍晚我们踢球很晚才回教室收拾课本。
她生气的把保良和阿嘉锁在教室里面,然后走掉。
他俩大喊“Help“,阿Fit一脚踹开门,“救出”他们。
最后她回来,绷着脸骂人。
我在旁边偷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反而越发觉得可爱。
那些日子,
很喜欢在操场里踢球,偷偷看回教学楼。
她就在走廊里跟别人聊天。
那一刻,就像卞之琳《断章》里描写的情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不知道明月有没有装饰了她的窗子,
而她,的确曾经装饰了我的梦。
信不信由你,真的不是春梦。
青春期的蠢蠢欲动以及性朦胧,
就像炎炎夏日里蓝蓝天空上那几抹淡淡的白云,
不知何时出现,又不知何时消失。

前些日子看到廖总签名说,去大学城踩单车。
不禁勾起了当年跟阿Sue骑单车游大学城的回忆。
那时,大三。
从内环,到中环,到外环,很疯狂。
每所大学的正门,都有合影。
特别是岭南印象园,那时还不用门票。
每栋古屋,每个景色,都留下美好而难忘的瞬间。
从早上一直到晚上,才赶着最后一趟地铁回去,累并快乐着。
……
后来搬家,想晒几张风景照装饰墙壁。
可惜硬盘坏掉,很多资料无法找回,包括几乎所有的大学照片。
也罢!
——过去痴迷尽过去
——好梦早散去
——逝去一切未忘记
——但那一切早早告吹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
你我都已非当年十四岁……

——…生日快乐!
——多谢!阿妈话我系傍晚六点几赶出来看月光,真识叹。
中式餐厅港式鸳鸯两个小蛋糕,白日梦的高句丽公主奚琴音乐。
呵呵,今年最叹。
车窗外有两个月亮,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
——早晨!九点九,长长久久,岁岁有今朝,祝您生日快乐!忙碌中勿忘健康。
——…好日子…
——老师说好孩子不撒谎,我坦白,短信是春节写下定时发的。
尽管有行事表,仍怕忙得忘了:-)
送首歌伴你们的晚餐吧http(冒号)//i(纯粹占位)s(一点)g(纯粹占位)d/MH6tx8
——…忘记很多事…
——依旧在远处偷看上帝抽烟。
写书而记录昨天,散步而活在今天,工作而筹划明天。
只是突然发现,白发越多越明显,岁月尘了一张脸。
消瘦依然未变,连同对往昔的牵念。
有些事,的确要赶紧做了…
——其实并没那么伤感啦。你知我啦,有时就喜欢无厘头的伤春悲秋。
今天逛街中了个大南瓜,抱回家,煲了粥,你我他,乐哈哈^_^
——…早点成家…
——妹妹的女儿都会叫我舅舅了,鸭梨很大:-( 觉觉~
——…善待自己…

本可以顺势问及她的现状。
可终究选择了无知。
工作几年,各奔东西,没有共同的经历。
生日短信,成了唯一的维系。
不同城市,不同境遇,纵然相顾也无言。
回想往事,琴声相伴人未变。
与其说记录阿Sue,不如说是记录自己。
很多时候在设想,跟阿Sue久别后的重逢,会是怎样的环境?
一间安静的咖啡屋,响着淡淡的钢琴曲,窗外飘着秋天的雨?
还是出席她的婚宴,欣赏她最美的瞬间?
抑或某个黄昏某个公交车站,偶然邂逅,她拉着一个小女孩,说:“快叫叔叔。”
……

2011-11-0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0104287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PT)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PT
认识PT五年,只见过两次面。

第一次见面,是在江南西地铁出口的M记里。
比她姐矮半个头,却多几分学生妹特有的阳光秀气。
毕竟有年龄差距,谈话不多,无非是我分享几段求学经历和一些勉励。
她那灿烂的微笑,却留给我深刻印象。
从她姐口中,知道了一些她们的家事。
后来有断断续续的通讯谈话。
其实,开朗外表之下,掩饰不了她内心对自己离散家庭的深深自卑。
那年,她读高一。
而我,依然非常专业的递了张名片给她。

第二次见面,老地方。
高考完,要填报志愿,她征询我的意见。
她很清楚自己的成绩,也执意要出省。
如同给其他后辈的建议一样,我说,无论去哪,都是新的起点,都要面临新的人生阶段。
以后的路如何走,不在于背后学校的牌子,而在于自己的规划和努力。
四年时光匆匆,转眼即逝,对人生的影响却最为重要。
没有人知道四年后的事情,却有能力和必要为四年后的人生不断的做好规划。
处于高考后轻松兴奋时期的她,或许觉得这番话很遥远。
作为过来人,我知道,必须说这番话。
她说,以后想创业。我送了一套《富爸爸穷爸爸》给她。
之后,她来短信说录取了,**大学,日语专业。
于我,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于她,却是无限精彩的开始。

八月一个炎热的晚上,PT来广州,打电话约我。
可惜那个周末有家庭聚会。
一年的大学生活是精彩的,从她充满兴奋的声音里听得出。
她对北方人的生活习性充满好奇,而我,则比较关心学校澡堂是独立单间还是开放型的。
……

2011-09-23
曾经不愿意去相信很多东西,以为爱可以战胜一切困难。走过花前月下,走过风雨无阻,走不过一个人看四季变换。不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生活,越来越大的距离感。明白的越多放弃的越多。
2011-09-24
喜欢秋天清清的凉意,云淡风轻落叶飘过你的发际。
学好日语,多找兼职机会去实习,争取拿奖学金,尽早做职业生涯规划,这才是四年大学的重点。
一段美丽的爱情是需要的,把握尺度,青春才会绽放精彩。

本无意记录PT,我的妹妹似乎也太多了,仍然找不到一个姐姐。
华哥说我可以做心理医生,专看妇科。
淡淡一笑之余,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曾经作为病人看过心理医生。
跟PT的关系,就像黄子华说的:你系我知己,因为我唔认识你。
这样的距离,反而更美妙。

(From SZ)

2011-09-2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6878241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阿蕙)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阿蕙
阿蕙人如其名。
一方面,就像名字的音一样普通,按部就班毕业工作,不靠爹不靠妈,不卖脸蛋不卖口才。只有站在男人堆里才显得出众。
另一方面,又像名字的字一样特别,这些年几乎没有在一个地方连续逗留两周以上。论能力论业绩,绝对是同行里的高手。
记得当年我们初相识,她在维达纸巾上写下笔画繁多的名字,小心翼翼,却依然秀丽。
她说,我们都不是人,是植物。
我笑道,可惜临近毕业,不然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编织一段浪漫的校园爱情故事,里面只有漫天的枫叶和蕙草的芬芳。
大伙都呵呵笑,这也是我唯一一次在众人面前说如此调戏性的笑话。
而毕业聚会,似乎总是只有离散和伤感。
那时大家都忙,写论文的忙着跑图书馆,找工作的忙着各种面试,搞同居的忙着四处租房,就连喊楼的都忙着准备道具。
那些浪漫,似乎永远只属于那个泛着月光的隐湖……
而今,欢笑声依稀萦绕耳旁,连同那些飘香的大学时光,单纯而甜蜜。
……

第一次听Daydream的钢琴曲是在滨江西路一个临江餐厅里。
刚坐下看菜单,背景音乐就响起淡淡的钢琴声,缓慢而恬静,像月光下缓缓流淌的河水,又像秋天里飘零着凉丝丝的雨。
毕竟是高级餐厅,没有人高谈阔论。又或许,是大家都被这泛着淡淡忧伤的钢琴曲所吸引,仿佛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
是谁,在轻轻敲打着空中飘荡的玻璃杯,变奏当中放几个恰到好处的单音。
又是谁,写意的在立体空间里泼洒着淡淡的中国水墨画,似幻亦真。
阿蕙楞了一下,然后慢慢合上菜单,闭上眼,静静的,似乎整个身心都像慢慢融化的冰,消散在优美的钢琴曲里。
“The Daydream首张专辑《Dreaming》里面的《You and Me》。”曲终,阿蕙看着发呆的我说。
如此情景,只适合谈情,不宜谈生意。
我问她,毕业快三年了,想过结婚吗?
阿蕙看着窗外珠江夜游的灯船,沉思片刻,说,要为她拿到四样东西的男人,她才嫁。
一是春分那天舟山群岛里花鸟岛的露水,二是夏至那天海南三亚的海水,三是秋分那天新疆乌恰市的落叶,四是冬至那天黑龙江漠河的飘雪。
我笑着说,这有何难,总比叫男人在地铁里织毛衣容易得多。
却没有一个真正做到。阿蕙很认真。
……

很珍惜现在这种状况,似乎什么都不可能,却又什么都有可能。
退一步是陌生人,进一步未必如此坦诚。
只是,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2011-09-16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6183480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叶姨)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叶姨
叶姨已经是香港人。
叶姨更像我姐姐。我小时候,叶姨帮忙爸爸的生意,在我家住过些日子。能记得的事情不多,有件事却印象很深。那次叶姨不小心让缝纫机针头扎穿了手指。十指连心痛入心,可叶姨没有哭。而那时,叶姨也只是一个大姑娘而已。
记得姨丈追叶姨那年中秋,叶姨带上我和妹妹,一起去逛灯市。那时县城公园还没拆,许多摊贩在公园门口卖花灯。我和妹妹看上了一对灯笼,塑料做的,很精细,嚷着要。摊主说两个要二十块钱。那个时代,二十块钱估计相当于现在两百块了。可是在叶姨面前,姨丈不好推搪,硬着头皮掏钱卖了。(有前车之鉴,我现在跟女人去逛街,绝不带上其他小孩子。^_^)
过年回家看到,那对灯笼还挂在墙柜里。十几年了,依然是那么鲜艳的红色,如同叶姨的爱情,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叶姨结婚那天,姨丈那方开车去外公家迎娶叶姨。我和二外公的两个小舅舅还很小,都挤进车里跟了过去。那是我第一次喝酒,还是白酒,不知是醉了还是睡了,总之忘了是怎么回家的。
在广州读书那两年,我和妹妹有几次去叶姨在广州的家过节。尽管生活艰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依然看到了一种幸福。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生活在一起,便是莫大的幸福。
今年外婆生日,叶姨提前从香港回来。早上我和爸爸过去她家吃早餐,聊了许多,更多的是我关注的香港民生。……
早些年,为了攒积分,叶姨在香港广州两地跑,还要冒着各种风险。外人可能只羡慕她现在的港人身份,可个中辛酸唯有当事人才知道。
叶姨坦然的说,香港跟大陆文化差异很大,自己又读书不多,要不是有大女儿帮忙看各种文案,自己真的很难在那边生活。
为了整个家庭,为了孩子更好的生活,从怀城到广州,从广州到香港,叶姨和姨丈宁可分居两地,都一直坚持着,奋斗着。为了今天的幸福,叶姨付出了太多。
可惜,还是那万恶的户口制度,二女儿盈盈没能过去香港。高中那时我带过盈盈,她还在我身上撒过尿。而今,都读四年级了。或许她现在还不太懂事,不过真的希望盈盈不要埋怨妈妈,妈妈已经尽力了。相信以后肯定会有办法过去的。
在叶姨身上,我看到了一种爱,一种对家庭最深沉的爱。

2011-09-05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5152540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兰姐)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兰姐
兰姐是虔诚的佛教徒。
她每次要开车过来广州,去光孝寺吃斋,都打电话约上我。
一般是她一个人过来,有时也会带上几个朋友,都是师奶。而我也一般一个人去,有时也叫上同事。
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她从没带上老公过来,或者说,她老公一起来的时候,她从不约上我。而我也从不带特殊的人过去。
其实,我们的交往几乎仅限于去光孝寺吃斋。不过有些事情,总会言者无心听着有意。
09年,我流年不顺,兰姐求了一尊佛像给我。
我不信教,可把佛像和圣经同放在书桌上,总觉得不妥。于是乎清出一格书架,把佛像连同妈妈给的那堆平安符,都放上去。
偶尔,我们也谈谈股票基金。特别是她那帮师奶朋友,说起就停不下。不过听大师讲经,她们都很认真,给香油钱也很阔绰。
朋友有很多种,像这样若即若离,点到即止的小圈子朋友,反而更让人舒心。
共同兴趣所维系起来的友情,反而更单纯。

2011-09-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5145366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阿姗)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阿姗
已经记不得怎么跟阿姗认识的了。
只记得大一那时,每个周末家教完,我都去吉之岛旁边的M记找她,一起去吃晚饭。
有时她还没下班,我就叫杯可乐,找个角落,坐下一边背四级单词,一边等她。
她样貌并不出众,也很少开朗大笑。可看上去,让人感到,感到舒服。
很喜欢看她穿着M记工作服,给客人端食物的样子。特别是转身时,就像一直在跳舞。
几乎每次出来,她都送我一些M记的优惠券。我只用过一次,其它的都给了同学。
那天是周日下午,我们都有空,就相约去拱北地下书城。我送了一本关于美食的书给她。
出来已经六点多,我拿出她送的优惠券,说去吃M记吧。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好啊。第一次请女生吃M记,我反倒有些紧张。
不过一等她聊起美食的话题,就轻松多了。阿姗对全国各地的菜系小吃都很有研究,甚至可以就一碟油麦菜说上半天。
她只来过中大校园两次,两次都是去隐湖饭堂吃的晚饭。可能是出于对我的尊重吧,她都没对饭菜作评价。
看着周围出双入对的情侣,我们都很少说话。
许多事与情,就如同那一汪湖水般平静。
后来我们搬回广州校区,而她也毕业去了一家大酒店工作。
之后就少了联系。她结婚那时给过我电话,可惜我远在他乡,也抽不出身过去。
而今,快要做妈妈的阿姗脸上多了许多笑容。
我说,下次去珠海,一定要去她的酒楼吃饭。她笑着说一定款待。
回想往事,纯真年代,一份情,这么远,那么近。

2011-09-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5141067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阿娟)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阿娟
阿娟一直不让我叫她老板娘。
直到上次她来广州,才肯说,老板娘听起来很老。
哈哈,已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还这么介意自己的年龄啊。
不过,身材依然保持得那么苗条,真让人怀疑两个孩子是不是她亲生的。
她现在能接受这种笑话。可两年前,我们每次通话都是吵架。
那时她还在电器城打工,两个孩子还不会自己洗澡,另一边爸爸去世了(好像是那时候吧),妹妹毕业后工作还没落实,操劳一个家庭,何其辛苦。但求生活安稳,就是最大的满足。
而我那时刚从湛江回来广州,傻劲依然,满脑子创业,的确如她所说,不顾家庭。
如何的境遇就有如何的想法。其实无所谓谁对谁错。
可无论想法如何不同,这几年过年的小学同学聚会,她都会打电话约我。
这反倒让我挺惭愧的,搞聚会应该由我这个班长带头才对。而阿娟,依然是那个最好的最帮得了忙最通情达理的副班长。真的谢谢。
可惜,这次她带两个孩子来广州游玩,适逢我课程紧,没能带她们好好转转。
那天开会到六点钟才走人,匆匆挤进地铁,在体育西地铁出口买了两排卡通人物塑像。
第一次见她的孩子,姐姐像妈妈,漂亮可爱,弟弟像爸爸,不大说话。
这两年,她从一个打工妹变成老板娘,我看到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她也承认,以前很多想法不认同我,现在却有了新的认识。
时间匆匆,餐厅又吵,我给了她三个建议:一,分店不要开得太快太多,管理要跟上;二,结识一群圈内朋友;三,不要偷税漏税。
希望今年回家过年,可以探讨得更多。
记得年初聚会,最后她老公来接她,我敬了他一杯酒,说了四个字:“你很幸福。”阿胜附上一句:阿娟以前是我们班的班花。
过几天她生日,以前没有发过短信给她,今年也不会,以后更不会。
旧同学,老朋友,转眼十数载,经得起岁月流洗的友情,弥足珍贵……

2011-09-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5135029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XCZ)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XCZ
认识XCZ纯属偶然。
其实我们没有任何交往,只是几乎每次节日短信,她都回复。
也算上她吧。
有些朋友,纯粹只是为了朋友。
就摘取两条短信吧:
2010-6-16
思念是一种美,
吃着甜粽想着咸粽的香味,
穿着汗水浸透的衬衣,
何尝不会怀念炕上暖乎乎的棉被。
若是决意北漂终要回归,
一段缠绵难忘的爱情不需要眼泪;
也许选择随缘落叶鸳鸯配,
纯真年代彼此都许诺比翼双飞,
祝愿你们真能幸幸福福过一辈……
2011-6-14
梦见小时候的玩伴了。
梦里突然看见他愣了一会。
好久没见,有点陌生但又很熟悉。
我笑着跟他比个子,小时候他比我高一些,可现在高好多啊……
前年他遇见妈妈,问起我,说我可能已经忘记他了。
去年回家听妈妈说,他已经娶妻生子。
当时心里有些难过。
小时的他大了——
再也不是那个喜欢提着小篮子,不管其他男孩的叫唤,偏要和我一起去后山捡松果的小男孩了。
再也不是那个晚上看电视,和我坐一个小板凳,被他妈妈笑的小男孩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2011-08-28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4537234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Susan)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Susan
有三个异性朋友叫Susan,一个是大学的师姐,嫁了个有米的老板,年初碰过面;一个是旧同事,后来也离开了那间公司,节日还有短信来往;最后一个才是她,只会笑不会哭的大二小女生。
每次上Q都看到她那两个太阳亮着,就像许多小学女生的QQ一样,打扮得五花八门。
只是她很有心意,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心情,总会换一套衣服。
有一次看到她的签名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然后开视频看到她穿着睡衣吃零食,传来《新还珠格格》的背景声音。真是绝配。
我问她,吃零食的九零后跟挖耳屎的八零后,那个更可笑。她给了我一个炸弹。
上海ChinaJoy,她一个室友选上,她既羡慕又后悔。
其实,报名前一天我都发了十几条短信鼓励她,可她还是没有勇气。
诚然,她比不上室友漂亮,可气质不比别人差,只是她一直都不自信而已。
起码,她会拉二胡,一曲《牧羊姑娘》曾在中大北门赢得多少掌声。
我有两个妹妹,一个已经嫁了,一个还在读大学。
一人一大学,祝愿她的大学生活继续精彩。

2011-08-28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4536093

记那些远方的女人(阿燕)

我不是你的如花美眷
你却是我的似水流年

相见不如怀念——记那些远方的女人
(按最近交往的顺序)

阿燕
“我尼个暑假带夏令营,好快就要开学 :(
“即系有得玩又有钱摞,你仲叹!”
短信发送完马上后悔,不应该跟她讲这么市侩的话。
阿燕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可以消弭一切烦嚣的小女生。
就像在牛奶罐里浸泡许久,整个灵魂连同那细嫩的皮肤一样洁白,只可远观,不可近亵。
有个美好的幻想,以后我要是生个女孩子,也送去嘉美读书,就让她教。男孩子就算了,怕他欺负阿姨。
只恐怕,那时她已去教中学。
中学,哦,这才发现,原来我对阿燕的印象,始终停留在中学,停留在十八九岁的那个雨季。
就像《挪威的森林》里面直子说的,十九岁后面是十八岁,这样一直循环下去。
不是刻意去想,真的会忘了她的年龄。
去年回一中,她一身中学生悠闲装,跟她走在久违的校道上,总怕让人误会,我是来泡学妹。
而读书那时,为图方便,还常送她回家,然后蹭饭吃,都不怕她妈妈误会。
真的,“数往事最愁是长大”。
遗憾的是,竟然忘了她的生日。
记得高一那时参加过她的生日晚会,还是我买的蛋糕。
那年,初中的班长永远的走了,对她打击很大。我们几个人商量给她做一次生日晚会。
那是一个秋雨潇潇的黄昏。而今已记不得有哪些人,更忘了聊天内容。只是知道,有一种青春的情意叫毕生难忘……
这个秋天,应该发一条生日短信给她,就随便找个下雨的秋日黄昏吧。

2011-08-28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1452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