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往事: 怦然心动

关于爱情的一些看法

我觉得,爱情是因两个人互相欣赏而开始,在两个人互相理解中而延续的。在这句话中有三个关键词:互相、互相欣赏、互相理解。

暂且放下“互相”,先谈“互相欣赏”。

我说的互相欣赏,不应该只是容颜、身材这些感官上接收到的东西。很多一见钟情的人,就是因为感观所反馈的感觉,而开始爱情的。当然,这些也可以成为爱情开始的因素,就像《怦然心动》里面,女主只因为男主那“会发亮的眼睛”而喜欢了他好多年;就连我们熟知的《Titanic》中,Jack也是对Rose的美貌一见倾心。一见钟情并不妨碍一段真正的爱情的开始(但总是少之又少)。

也许你会认为我说“不应该只是”是因为感官带来的感觉不靠谱。但不是。心理学上,感觉的定义是:人脑对直接作用于感觉器官的客观事物个别属性的反映。正因为是“直接作用”,所以很多人是不相信像感觉啊、第六感或者第几感这些形而上的东西的,或者认为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太肤浅、太不实在。而实际上,人都是感官动物,总是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倾向于感官上认为“美”的东西,只不过理性会告诉你它不实际,所以你才觉得它“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并且对“外貌协会”嗤之以鼻。我个人并不排斥“感官的爱情”,因为感觉也是产生爱情重要的因素(只有第一印象好了,才有可能继续发展),但它仅仅是产生的因素之中一个占比较小分量的因素,远远不是决定因素。

或者你会认为我说“不应该只是”是因为容貌、身材这些东西会随着年月而不再。也不是。看过玛格丽特·杜拉斯所著的《情人》一书的,肯定对其开篇激动不已: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我是特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与你年轻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在我初次读到这段文字时,我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震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抓住我的情感,令我激动不已。这种震撼,可能来自于一个女人在饱经沧桑之后而更为成熟的魅力,也可能来自于一个能够欣赏女人的沧桑、成熟之美的男人的爱。在最后的几个字——“备受摧残的”——使这种震撼蓦地一收,变为一种荡气回肠的力量。我到现在仍存有这种感觉,就在刚刚在键盘上敲完那段文字的时候。所以,你若是欣赏他或她的容貌、身材,无论是历经多少岁月的风霜,时间的洗礼,你也能够一如初心,只要是真正地欣赏。

那“不应该只是”究竟还应该有什么呢?在我看来,互相欣赏还应该包括对方的态度——亦即价值观,以及兴趣、品味。欣赏价值观是什么意思?就是欣赏对方看世界的角度、对某些事情所持的看法,欣赏对方的思考方式、思想。就我而言,思想是一个人最大的魅力所在。然而,并不是说只有价值观完全相同才能够相互欣赏,我相信我们都能以足够的胸怀去接纳与自己不同的价值观。并且,在对不同价值观的可承受的范围内,便会存有可以讨论的空间,可以使感情更为鲜活。互相欣赏的兴趣、品味也很重要。为什么我是把“互相欣赏的”作为定词而不是“一致的”呢?没错,一致的兴趣和品味是拥有共同话题、共同活动的所在。而我所说的欣赏恰恰是可以互相带挈的。因为欣赏,而不自觉地向对方靠拢,涉足对方的领域,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很难想象一段感情是没有互相欣赏作为基础的,若是,便不能称之为爱情。比如为了一些功利性的目的:生育、金钱、权利等等。

至此,就是我以为的“爱情应由互相欣赏开始”的观点。

现在来说“互相理解”。

为什么要有互相理解?或许互相欣赏在层次上不是那么地充分,就需要互相理解来填补空缺;或许因为对方有了过失而引发了争吵,也需要互相理解。这里的“互相理解”相当于人际交往中的“同理心”(Empathy,又叫做换位思考、神入、共情,指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的一种方式,即于人际交往过程中,能够体会他人的情绪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场和感受,并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主要体现在情绪自控、换位思考、倾听能力以及表达尊重等与情商相关的方面。)

怎么互相理解?沟通是解决矛盾最好的方式。有什么方法能比互相坦露想法、互相讨论、再共同寻求解决的方法更为有效的呢?一旦感情出现裂缝而不及时修补,双方的不满与怨恨越积越深,矛盾点就会在某一个未知的时刻爆发,一旦双方承受不住爆发的积怨所带来的压力,很可能就会各走各路、一拍两散、永不回头。理解的过程也是性格的磨合过程,就像两颗齿轮,磨合能使爱情更加顺畅。此外,还要求双方有一定的包容力。也就是说,彼此都是比较宽容的人,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斤斤计较,也不会纠住对方的某一个弱点而放肆轰击(想必我们在生活中都十分憎恨这样的人)。

下面来说“互相”。

为什么要把这两个字特别地拿出来说呢?就是因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在欣赏或是理解上如果都只是单方面,那么这种爱情应该会十分痛苦——单方面欣赏只能是“单恋”;单方面理解只能是“一厢情愿”。我也不赞成张爱玲“我喜欢你,关你什么事”式的高傲。不管怎么样,爱情是会伴随我们走过余生的,也是除了朋友之外的最亲密的非血缘联系。

我理想中的爱情:现在,我会努力充实自己,使自己优秀起来,直到不再害怕将来的自己不足以与之比肩的那一天。然后,会期待遇到一个对的人。理想中的他是睿智的,也是喜爱运动的。我们会像老友一样,一起读书,听音乐,一起打球,登山,一起晒太阳,闲话家常。养一条大狗,拥有自己的孩子。到老年,我们还能够有能够在山道上一起跑步的健康的身体,以及会因太阳的照耀而微笑的年轻的心。用十六个字来形容我心目中的爱情,那就是——“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以上便是我对爱情的一些看法。

爱情

另附安妮宝贝一文《最好的爱情》作为参考

安妮宝贝:《最好的爱情》

在路途上想起爱情来,觉得最好的爱情是两个人彼此做个伴。

不要束缚,不要缠绕,不要占有,不要渴望从对方身上挖掘到意义,那是注定要落空的东西。
而应该是我们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看看这个落寞的人间。

有两个独立的房间,各自在房间里学习,工作。

一起找小餐馆吃晚饭,

散步的时候,能够有很多话说。

拥抱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安全。不干涉对方的任何自由,哪怕她还在和旧日男友联络。

不对彼此表白,表白是变相的索取。
很平淡,很熟悉,好像她的气味就是你自己身上的气味。

不管何时何地,都要留给彼此距离
随时可以离开
想安静的时候,即使她在身边,也像是自己一个人。

有一致的生活品味,包括衣服,唱片,香水,食物等等
不太会想起对方,但累得时候,知道他就是家.。

我们很容易碰到的,都是自私或愚蠢的人。
她们爱别人,只是为了证明别人能够爱自己。
或者抓在手里不肯放,直到手里的东西死去。

成熟的感情都需要付出时间去等待它的果实。
但是我们一直欠缺耐心,
有谁会用十年的时间去等一个远行的人?
有谁会在十年远行之后,仍然想回头找到那个人?

关于爱情

左岸记:如此理性地分析关于爱情这样感性的话题,依然如此的动人,因为爱情本身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原文:http://www.zreading.cn/archives/4938.html

密码保护:惠州的云和雨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密码保护:善心与偏激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密码保护:初恋是第二个女友?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结伴一生

莞城乐悠游,可园庭更幽。若缘会佳人,两者皆可抛。
结伴一生
2013-8-12

养个小三

前些天,因资料外泄不胜其扰,且再有友人收到来电显示为我的号码的骗子电话,
屡次投诉,移动服务,不敢恭维。“同志,我们在此分手”,乃换成联通号。

为显真我本色,还赋诗一首:
七年之痒一空樽,山盟海誓成烟云。红杏桃花莫须问,珍惜眼前有缘人。
七年之痒者,本意为此号已用七年,而今无奈终要离弃。
被多人误解,也在意料之内。
“失恋了?”
“是因感情问题吗,要忘记过去一切?”
“莫不平,缘来如此。”
唯有一一回复解释。

表姐夫很直接:想再创业了吗?
很佩服表姐夫拖儿带女,仍在路上拼搏自己的事业。
自己多年跌宕起伏,激情依然,更多了几分谨慎:小有投资,可父母在,不远游。
一个当年创业时的老朋友则很婉转:坚持你的坚持。
我明白他此话的多重意思。
知心知己,无需多言,我回道:一切正在努力当中。
因为友人这一句话,我为此号充了值,再用一个月吧。

也有刨根问底的:尚在广州,为何换号?
更有略带责问的:不是说看移动常青还是你长寿吗?
当日信誓旦旦,此刻被责,真心汗颜,厚着脸皮说:故曰“山盟海誓成烟云”。
一个异性朋友甚至直接来电:知道吗,你这个号码我不存手机都记得住!
听毕,顿时受宠若惊!

我们在大学期间认识,邂逅于风中。
她很活泼,很乐观。
我那时则失恋不久,情绪低落,她的闯进,就像阴霾冬日里午后的阳光,暖入心扉。
一开始真的思无邪,好像回到童年,跟伙伴去田野玩,欢天喜地。
这样无拘无束不为情所绊的男女交往,比世上最美的花还美,比天下最醇的酒还醉人!
可没有不吃腥的猫,后来我想歪歪了。
用最自我的方式去追求她,而她几经犹豫之后,用最独特的方式拒绝我。
期间工作也遇到挫折,情场职场两不顺,一气之下我把她的信全烧了,把她的照片全删了。
后来?标哥递给我另一个女人的手机号,而她的QQ相册贴出一张她跟另一个男人的合照。
想想很后悔,我把原本花美酒醇的友情都弄丢了。

沉寂多年,从她的手机号看出,她经历了几个城市。
可能是我本身话多,尽管多年没联系,也没经过准备,我们还是聊了一个多小时。
为免尴尬,大多是聊这些年各自的工作感受。
关于感情,我屡次套话,她都谨慎的不漏一字。
于是我给她出了一道选择题:
一个穷鬼书生,无车无房,说爱你一生一世;
一个企业老总,有妻有儿,说离了跟你结婚。
你选择哪一个?
“等离了再说吧。”
“哈哈,原来你也是求包养的那种女人。”
当然是说笑,可很多时候,不经意说的话反而就是最原始的心里话。
尽管不知道她这些年的感情经历,可我知道了她的感情变化。
她有她的选择,我也有我的所爱。

最后我说,要是你正在恋爱或已婚,就别再来电来信了。
她说我心里有鬼。
“是的,我心中是有鬼,这只鬼有个很长的名字,叫做:用情善待每个人,用心过好每一天。”
若你未嫁我未娶,暧昧点有何妨。
一旦心有所属情有所定,“爱你所爱的吧”。

“若你不介意,以后无聊就打打这个号,我不销号了,当小三养着。”
用一句最暧昧最让人遐想的话结尾,算是对我们曾经的那份情的留恋和怀念吧。
然而,自己的手机号能被一个女生用心记住,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
第二天,把号码转成神州行,放到诺基亚旧手机里,每月10元养着,应急备用。
(哈,咨询移动时,客服都笑了。)

2013-8-12

(转载)同桌的你 玉兰花开

(评论在后面)

文/德鲁伊Druid

玉兰花开了。

不晓得哪位文人起的名字,贴切的一塌糊涂。美香若兰,质态似玉…开在叶前的花,有时单薄有时繁琐。梅花有些担不住报春的寒意,迎春喧闹着有些自顾自乐。

这有一树玉兰,花静开,开者自我,立于树下,花香隐约,花开的层次错落,花开也如春天般的丰富,姿态各异。玉兰开起来是画中小品,胜在一枝一花,玉兰一直是心中的美丽,开毕就一年的悠然绿色。墙角迎春开的喧闹,落英缤纷但不美丽,不如玉兰偶尔的坠落,雅致而纯真,落在初绿的草地上,微微的跳起,悠然的躺下…

忽而想起中学的同桌。一直奇怪,记忆里的中学时代,没有阴冷与晦暗,总是阳光明媚似的,于是总是怀念而快乐的,咀嚼回忆。那时,我们班的窗外就有玉兰,春天到了的时候,自己就会偶尔沉浸在一方蓝天里的那树玉兰。同桌是教师子弟,偶尔中午回去会洗发,一条大辫子,洗后只好也只能松松的扎着,于是香气就会弥散开来。那个时代的女生,没有那么香气袭人,清汤寡水的,致使如今的我也对香水过敏着…洗发后的香气携着体温,在初春的空气里慢慢填充,忽而时间就慢下来。

自己不算是好学生,聪明有些,成绩不错。上课不安心,老是一心二用。那时的同桌,标准乖孩子一个,经常耐心教导我,应该如何做一个应该的好学生。但我总拿我的成绩气她,她很无可奈何却依旧教导。

我没有存留过她的照片,看着自己那时的照片,总是觉得很可笑。还好,庆幸那个年纪那个时代,对外表真是淡而化之,没有物质的比较与所谓修饰的美丽,感觉纯洁而活跃。那时的自己照片看来,蛮可恶与丑陋的样子,头昂着,背驮着,手脚乱放,双肩永远左右倾斜,头发凌乱,要是我的孩子,我会收拾他…还好,还好,大约那个时代我们都一样吧。

那时她的辫子好长,大约到了臀部,粗粗的,很好玩,经常自己用橡皮擦擦作业,剩余的渣子,恶作剧的拿她的辫子扫,总是被她恶狠狠的夺过辫子,很是努力的瞪我一眼,看我笑,有些无可奈何的把辫子甩到前面护着。我也就老实起来,拿着她的铅笔盒打开合上,合上打开,她总是无奈的看着我,似乎我是从外星球来的,怎么这样的学生会存在于她的周边。

我的铅笔她会帮着我削,女生那种削法,细致而尖端无限犀利,放在我的铅笔盒里,无数次的折断,她也会努力的帮我再次削好,甚而后来帮我拿纸折叠铅笔的套套,但被我一次次的随便遗失,她也只好继续削,今天想来真不容易。

下课我总会一古脑的把铅笔盒、书、本子扔进抽斗,等再上课,再埋头翻找,乱之又乱,于是她自告奋勇的上课前帮我拿出,排布好,至于每天的课程,忘了拿书,她会自觉的将书放在中间,也不示意我看,只是偏着身子,眼睛绝对只会盯着黑板。我自己会觉得自己理亏的,小心翼翼的认真看,但不待几分钟,我就开始用我的学习方法了,我上课只听前10分钟,后5分钟,前10分钟,老师会讲上节课的内容,这节课要讲什么;后5分钟老师会总结这节课在讲什么,重点是什么;至于中间除了讲例题我会看看,其他时间会翻书向后看,老师讲到的时候也好有个感应。于是,就看我们可乐吧,一会儿我往后翻,一会儿她往前翻,我是气得骂她笨,她就有些委屈的含泪,我也就只好做些别的小动作,我也晓得不一会儿,她会主动把书拿给我的,胳膊肘碰碰我,我也就会意的拿起书,不过这样的时候看书会很快而效率高。这样的情况我也不会清闲,因为她会埋怨因为我上课没有听懂,自习时会要求我讲解,还好自己的聪明帮了自己,讲起来还算清晰明了,其实现在想来,多亏有这个要求,我上课也会专心些。

她偶尔会拿好吃的给我,让我觉得跟一个女孩子关系搞好很划算,因为偶尔问她借些饭票,是不用还的,我有时笑着说自己,借钱不是用来还的,每回她都会笑,给我些,还问够不够,她是那个年代唯一不记忆我的借钱数目的人,而我节省的饭钱,我会去游戏厅什么的地方花掉。

她挺在意我说她的衣服,偶尔我会不喜欢她穿的衣服,觉得颜色不好,款式在那个年级是没有审美的,她会告诉我其实很好的,理由很多的,但我会告诉她,衣服就是不好看,理由再多也是不好看,她气的脸通红,她皮肤一直白,少有红润的感觉,但气起来脸上泛起来红晕,眼睛亮亮的,很漂亮。于是,有意气她,在她要哭前,嘎然止住态势,最好让她破涕为笑,很好玩。后来,给她讲起来,有些时候是故意气她,她倒不生气,只是问,生气会漂亮吗?我很一本正经的告诉她是,她就笑起来,那一刻她,现在想起来很美,那时的自己只会偏过头,看窗外的春天,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目光柔软而温暖,轻轻的落在我身上,自己的手心有些汗意了…

学校有紫藤,在春末的时候开的灿烂,课间我会偷摘一束,上课铃响冲入教室,扔在她的桌子上,别人会笑,她会低头,我大大咧咧,她快速的放入抽斗,上课时就有花香,就有她走神,她走神我会扯拽她的辫子,拉她回上课的状态,她笑着脸红,比气着脸红时更美丽,只是眼睛不那么亮闪闪。

她会在我的铅笔盒上贴贴画,把我贴上的仔细的揭掉,贴上她感觉漂亮的,那时流行的是射雕,至于她贴了些什么,揭掉了什么,如今已经没有记忆了,只是记得她努力的做,一点点的揭,并用橡皮认真的擦,一点点的粘,指头细致的消除褶皱,并用圆规的针去扎气泡。然后炫耀的给我看,等我的夸奖。我总是淡淡的看,板着脸审视,牙缝里挤出“不错”的评价,然后等着她满意的笑着说讨厌。

我们没有所谓的三八线,很多同学,恶作剧到拿着圆规冲着同桌,一经越线,惨痛而记忆深刻,剑拔弩张。我们没有,我随意的占居桌子的面积,但也绝不影响她的学习,只是在自习最无聊的时候,有意碰她的手肘,让她无法写字,她明白似的,收起笔,像对小孩子般的问是不是我又无聊了,然后与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小声咕唧,聊一会儿,叹口气,该学习了,她说。我就识趣般的骚扰别人去,或者自己走到最后一排,与别的同学继续神聊。她总在问我为什么我作业做的那么快,我笑着说,因为你管着我啊,她气的笑,就说聪明不能当饭吃的,现在想来说的真对,她会认真的做作业,备课,预习,做作业,准备考试…我依旧无所顾忌、无所事事、青春无知在春天里。

我的文笔很好,那时就很好,于是曾有那么一段时间,她缠着我写些东西,记得写过一些做作的东西,短的可怜的句子,她看起来很高兴,让我写在她的语文书的扉页上,偶尔晨读的时候,她会读,我会制止,有些纠缠,她也有明显的失望,女孩子的失落,很容易蔓延,我自顾自的读古文,但心也有些不忍,就逗她,继续扯她的辫子,她恨恨的摆着手打我,我也就看着她笑,于是她也会笑起来,不耐烦也认命的感觉。

她说过,我挺好的,我问为什么。她说,每一次上课了,她进座位,我会站起来让在一边,那时的学校是一张桌子两个人,一条长凳。别人通常都是挤进去,我没有让她挤过。这点应该做的,她倒是认为很重要。我也从来没有恶作剧的在上课起立坐下时,把凳子踢开,让她跌倒。

她的手很漂亮,这一点我记忆深刻,指甲很整齐,手看起来柔软而质地纯洁,还是孩子,手上会有窝,很规整很顺眼,细腻而白皙。偶尔会触到,都会闪电般的躲开,我尴尬的笑,她脸红抿嘴,手绞在一起。

春天课间跑得多了,坐在座位上,会下意识打开领口的扣子,女孩子的气息会淡淡的被鼻子捕捉,笑着说她的汗味重,臭臭的,她会打我,打得很狠,很疼。自己歪了嘴,她气冲冲的说活该,我会看到她额头微微的汗,女孩子的额头还有淡淡的绒毛,有些呆呆的看,她会突然间关心的问,是不是很疼,说对不起,说了几遍看到我没有反应,看到我开始咧嘴要笑。气的一节课不理我。任由我扯她的辫子当扫帚或折腾她的铅笔盒。下课了,才恶狠狠的告诉我,我很讨厌。我知道还愿意跟我说话,就还没有很讨厌。

我们被同学们笑话着,我们也解释着,鄙夷着,还好,那个年级的叛逆,我们如旧的学习生活着。天很蓝,云很白,春天很美丽,我们很快乐,玉兰还在开,我喜爱的梨花也总是满枝满树…

后来呢,后来?升学,调班,我们不再在一起了,她的英语很好,妈妈是英语老师,我英语很烂,至今都很烂。

玉兰花开

转自:左岸读书_blog

——

他们太幸福啦,我们上初中就男女分开坐。
应该会因为单数问题而有男女同桌,可我从来不是幸运儿。
至于小学的女同桌,十分惭愧,历经几任,都几乎没有可回忆之事!
自己的确不是怜香惜玉的人,用圆规扎同桌越过界的手臂,是做了。

无论小学还是中学,最大的心愿是爸爸或妈妈是老师。
于是特别羡慕那些有个爸爸或妈妈老师的同学,甚至嫉妒。
终究没能如愿。
如今,恐怕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孩子的妈妈是老师了。

前阵子,一个当了老师的中学同学发来一条简短的信息:
“同学屋没了。”
儿童节,跟另一个也是当了老师的中学同学去星湖看喷泉,去绿道踩单车。
回想着放学后骑单车载她回家的日子,同样思无邪,也同样阳光灿烂。
当年一起坐在讲台下的同学,如今成了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很难想象她们讲课的样子。
最好的同学情,应该是将彼此的认识始终停留在十八九岁的中学年代。
多年后相见,不管各自不同的发展、生活、兴趣,用过去的形象和言行继续维系同学情就好了。
美,是在鲜花盛开之时,欣赏了,转身离去。

可我知道她说的是另一回事。
于是我回了一条也很简短的信息:
“情侣路还在。”
花谢了吗?
没有,还在心中盛开着呢。

端午赏雨

猫咪瘦,跟上楼,
烟雨绸,浓情粥。
田里稻长绿油油,
雨中燕舞乐悠悠。

五月初三端午假于家

定情信物

礼之义,在乎送者之心,在乎受者之意。
吾送汝之礼,依谐音,可谓二异义。
吊坠者,否喜,掉之;
手珠链者,否爱,瘦猪滚开。
吊坠者,甚喜,追之;
手珠链者,甚爱,珠联璧合。
问娇欲取何义?

哈,那些年,多好……文采!

后文:

——哈哈,你说呢。
你告不告诉我哪天拍毕业照,吾便知汝意。
到那天我会不会过去,汝便知吾意。
——……真正的大合照是八号。
don’t worry, wait for me, be happy.

其实,还是比较失望的。
她没有同样用文言文对答,失去不少情趣。
毕竟,此她非彼中文系之她。
还好,在小说里,可轻易改写。

某年某月某日与某人

那时思无邪 此刻想歪歪

异性之间有没有纯正的友谊?
孩提,思无邪。
婚前,想歪歪。
婚后,难。

说来惭愧,我的孩提时代,很少跟同辈女孩玩耍。
以至于跟妹妹,都是出了家门,各自找自己的同伴。
印象深刻的只有邻里几个女孩子。
即便如此,仍难以回想起她们的相貌。
而今都出嫁了,更难得见面。
那些年,一起上山摘野果,下地采野花。
天蓝蓝,水清清。
深深怀念那些玩过家家的日子。
扮爸爸,扮妈妈,扮结婚。
天真无邪,总是如此美。

前年收到朋友一条短信:
小时的他大了——
“再也不是那个喜欢提着小篮子,不管其他男孩的叫唤,偏要和我一起去后山捡松果的小男孩了。
再也不是那个晚上看电视,和我坐一个小板凳,被他妈妈笑的小男孩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当时看到这条短信,我正在楼下跟小孩玩。
突然楞了一下,然后继续去抢小胖子的皮球。
活在当下,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伤感和愁思留给秋风秋雨吧。

后来上小学了,因就读不同学校,更少跟邻家女孩们玩耍。
真不想用“邻家女孩”这个词,成人网站的宣传使之变了味。
又突然意识到,这正好说明了,长大就是从思无邪到想歪歪。
那时思无邪,总是欺负同桌小女孩;
此刻想歪歪,同学聚会唱“同桌的你”都尴尬。
那时思无邪,和女同学去逛街,来我家荡秋千;
此刻想歪歪,发条短信都要注意身份和用词。
那时思无邪,小学毕业临别表白是青春期作怪;
此刻想歪歪,见面谈话也需顾忌几番。

前年聚会,阿Y半笑半严肃的反问我:你的初恋情人不是阿J吗?
酒醉三分醒,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感情上有两种玩法:
一种是无意识的,说来就来,事后发现那只是一种心理冲动。
比如小学时的所谓“初恋”,那是青春发育的自然成长阶段。
比如大学期间追过一个华工女生两个礼拜,那是一时不服输以及寻找替代品。
另一种是有意识的,主动找来,基本上是源于生理需要。
比如某老总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搂小三回公司。
比如长途的士司机跟我聊他跟情妇的经历,“每次见面又搂又抱”。

上了中学,同窗六年,体会最深的是——
“看着她从扎双辫的小女孩,到青春期发育,再到身材苗条曲线玲珑;
从不穿内衣,到穿隐隐约约的吊带装,再到戴各种明显颜色和大小的胸罩。”
生理的转型伴随着情感的升迁。
在教育体制内禁欲和心理欲望之间徘徊,慢慢分清了什么是欣赏,什么是爱情。
觉得她漂亮或者人好,举止做事赏心悦目,喜欢同她往来,这是欣赏。
比如,我的初中班长,以及那个“我们一起追踪的女孩”。
而爱情的心动,让你时刻想接触她,却苦于找不到机会,不眠之夜总是想起她。
上课偷看她,下课寻找她的身影,眼光一接触就马上害羞的躲闪。
你会偷看她的作业,偷看她的作文,她写的每个字都引起你强烈的心跳。
你会留意一切关于她的消息,扮做八卦打听她的活动。
你会在背后盯着她做早操,她的每一个举手投足都那么婀娜多姿。
她每个月趴桌子那几天,你也会烦躁不安,忍不住没事找事跟她攀谈,却不说一句问好的话。
被她不耐烦的打发走,心里却乐滋滋。
我的中学时代,就这样在思无邪和想歪歪之间流走了。
有遗憾,也唯有遗憾,才如此美好。

大学时代,生活精彩,而大一却很乖。
延续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个好学生的习惯,拿到奖学金。
尽管身边出双入对,仍不屑一顾,大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豪情。
到了大二,人非圣贤,终究抵不住诱惑,开始“变坏”。
别告诉我,你没有试过寻找“追女孩秘籍”这类无聊到死的文章,当时却如获至宝。
别告诉我,你没有在找周星驰电影的时候“偶尔遇到”港台三级片,用迅雷下载时却排在第一位。
别告诉我,你没有偷偷搜索接吻教学视频,趁宿舍无人自己对着镜子练习,然后认真策划实施。
别告诉我,你没有向任何女生表白过!
难忘坐在车上,她的头挨着我的肩膀睡觉的那份甜蜜,以及被我的硬骨头磕着的那份尴尬。
难忘骑着单车,她搂着我的腰甩着双脚笑的那份温馨,以及放开车把,她害怕的捉紧我打我后背的那份开心。
难忘杨柳湖畔,牵着她的手散步不停争辩的那份乐趣,以及累了坐在板凳上数荷花的那份情调。
也难忘熬到周末她过来或我过去跟她吃晚饭。
也难忘在湖边晚上喂蚊子。
也难忘在北门看珠江夜景。
也难忘在海边小木屋度过的风雨之夜。
也难忘在珠海渔女留下的合照。
也难忘她送的“1314”钥匙扣,以及只够一个人撑的情侣伞。
还难忘阳春三月游松山湖,冷得直哆嗦仍装风度。
还难忘疯狂发短信,直到手机卡没钱。
还难忘每天写信,从寥寥数句到长篇大论,从诗词歌赋到散文日记,从古文到英文,无所不用其极。
更难忘第一次牵她左手,兴奋之余却很焦急,捉得松紧都不是。
更难忘第一次拥抱着她,闻着她秀发的幽香,感受两人强烈心跳慢慢同步。
更难忘第一次吻她嘴唇,教学视频的步骤全忘光,弄得满嘴角口水,尴尬得不敢看她。
更难忘第一次摸她脊背,光滑细腻如玉,互相在背上写字让对方猜,乐在其中。
更难忘第一次@#%……&%##%¥#%
整个大学,无论学习、感情,以及面对就业,都是想歪歪的,丰富之余,或许真的有点错吧。

我想纯正的“想歪歪”,其实是“思无邪”的。
面对一份感情,深深投入,认真的爱对方,认真的珍惜每一天。
男欢女爱,真心的,真心了,无可厚非。
只是如果说我大学期间体验丰富,却用情专一,始终深爱的是一个人,没有人相信的话。
那么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的。
有人愿意用空白守候真爱,而我,选择用多彩填满空白。
可这并不妨碍我最喜欢绿色。

过年前几天S过来广州,一起吃自助餐。
她说在XJ家做厅长,而且嫂子已回家。
她,或许连同他和嫂子,都是思无邪的。
可思无邪并不等于无距离。
这两年,每逢重要节日或一时兴起,我都会编几条短信发给不同组别的朋友。
而去年,其中一个结了婚,两个告别单身,除非十分重要,我已不再发短信给她们。
不仅怕她们误会,更不想引来不必要的第三方猜忌。
对于那些认识之时就已婚的女性朋友则不同,而且多为亲戚、同事或客户,一开始就不存在暧昧。
相当的距离反而更能维护已婚男女之间的友情。
譬如在培训课上认识的一个同届中文系校友。
去年只有两次短信交往,聊工作,也聊感情,恰到好处,道别晚安,并不影响双方生活。
我便说:嫂子不在,就更不应该住他那里了。
她不语。
其实,他们多年同学,深刻的友谊大家有目共睹。
只是男女共处一室,瓜田李下,真有闲言,黄河水洗不清。

回到家乡,我约她及老同学爬塔山。
却久久不见回复。
经过去年的一些事件,我知道原来有人不仅自己没信仰,更看不起别人有信仰。
便生气的再发短信:
“轻吾品行之友,吾欲改之。轻吾事业之友,吾欲服之。轻吾信仰者,弃之。”
她才回信说家里不习惯去塔山上香。
当晚清理信息,再次查看了发给她的短信,才知道问题出在哪:
“后天即廿九你能早起吗?去爬塔山。”
并不是群发给老同学的用词,似乎只是约她一个人,她当然有顾忌了。
哈,几天前,她思无邪,我想歪歪;几天后,我思无邪,她想歪歪。
于是马上再发了条短信,用事实做解释:
“无几个人返怀城,已约了两个初中同学明早爬塔山,你起得到身都带上弟妹来咯。
六点半出发七点到山脚门口。晚安。”
她终究没来,还有另外一个不知是放飞机还是早上打飞机的懒家伙。
可事后转念一想,难道不是我已经想歪歪了,才猜度人家想歪歪吗?
看来,思无邪和想歪歪,并不在于事物,而在于各自对事物的认识和态度。

201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