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往事: 一些回忆

QQ说说持续记录……(已尘封)

尘封十年,再会!(博客:blog-dfeng.rhcloud.com,微博:G+风的守候)
2012-05-27 02:54:00

终于按捺不住开微博:G+搜索“风的守候”(需科学上网)http://dfeng.tk
2012-05-24 16:17:34

(闲扯隐居)Bill:草茅,农妇,山泉,有点田;Jack:iPhone,iPad,微薄,要有电。http://dfeng.tk/72
2012-05-22 08:55:04

一千亿美刀?骗人!哪里有facebook这个网站!(http://dfeng.tk )
2012-05-18 20:13:32

跟某君在星巴克谈余先生和《CN影帝》,突然觉得要撕掉我的草稿。http://dfeng.tk
2012-05-07 22:42:58

看了不少空间签名围脖,盛男盛女都在发春,鉴定完毕!(个博:blog-dfeng.rhcloud.com,终于赶完剧本)
2012-04-26 12:34:21

个博http://dfeng.tk,手机wap.blog-dfeng.rhcloud.com,订阅blog-dfeng.rhcloud.com/feed,交流blog-dfeng.rhcloud.com/bbs,友情jihebill@gmail.com。
2012-04-18 12:47:59

这些年,听到太多亲朋戚友的健康坏消息。开心是最好的保健品。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钱多钱少生个胖娃乐翻天。^_^
2012-04-13 21:57:56

三妈:十月结婚;四嫂:年底岩咧;荣哥:曾细咯似。——流压押返广州。(拍DV,唔似AV)
2012-04-06 23:05:17

从那些年到星光梦里人,从追忆初恋到黑白怀旧,从不甘命运到法式浪漫。跟朋友商议拍一部DV短片,不论效果,享受过程。寻找男女主角中。。。
2012-02-27 23:40:08

一波三折,唉,技术盲,木办法。技术处理中。。。
2012-02-27 20:23:32

收藏http://dfeng.tk ,订阅http://dfeng.tk/feed
2012-02-22 18:38:48

去年回家,最重要的人:父母,最重要的事:土地;今年回家,最重要的人:父母、老同学,最重要的事:决定、定初稿。2012,会有很多变化……
2012-01-20 18:40:31

明日话今天,就看谁长命。
2011-12-21 23:08:37

那扎起的乌黑长发,那椭圆的粉红脸蛋,那微翘的细嫩嘴唇;那健康挺起的胸脯,那宽大诱人的臀部,那修长瘦削的双腿。
2011-12-11 12:10:07

十年生死两茫茫,今天我忆班长记流芳。一朝花谢魂归乡,他日念我是谁留文章?
2011-12-05 20:57:22

雨后听琵琶,饭饱呷杯茶。得意悠闲时,翘腿且剔牙。
2011-11-26 13:17:27

“宇宙很大,生活更大,我们一定还能相见的。”——重读《三体》
2011-11-13 23:49:55

大南瓜,抱回家,煲了粥,你我他,乐哈哈。
2011-10-30 22:54:01

鹏程之志待可成,飞天宏图非幻海。幸为自得居佳人,福临满家笑颜开。
2011-10-23 21:19:51

无酒花前醉,有人月下睡。问娇可记否,当年十四岁。
2011-10-07 21:54:10

走过花前月下,走过风雨无阻,走不过的是一个人看四季变换。。。(PT)
2011-09-24 00:01:02

中式餐厅、港式鸳鸯、法式蛋糕、韩式琴音,烛光与月光相映。Listed Sweet.
2011-09-17 20:09:07

人生,若真得只如初见,我便可以停在那刻与你消磨,用青春的漫不经意拂过你的眉眼,终生的缱绻,都赠予惊鸿一瞥的惘然。(婉墨)
2011-08-29 19:54:53

你阿妈同我一齐跌落海,你会救边个先,答!即刻答!
2011-08-20 00:09:02

七岁小虾,玩过家家,秀恩爱缠绵到没牙。岁月如花,廿载年华,重逢却是相顾无话。也罢也罢,落雨初夏,数往事最愁是长大。
2011-07-20 19:26:32

书到高潮幻亦真,情到浓时花缤纷。昨日竹马弄青梅,今晚香烛照红巾。
2011-06-14 22:57:33

Your daughter would lose a father instead of gaining a husband.
2011-06-05 11:03:27

设定一个目标,然后不顾一切的去达成。
2011-05-21 15:01:30

上来写一篇日志,走人。。。
2011-05-20 17:44:01

我想要打败一个能驾驶轰炸机在空中翻转180度的男人,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在命运里翻转l80度的男人。–三叔
2011-05-10 00:46:35

仙剑问情:不羡鸳鸯不羡仙。期待仙五,这次支持正版^_^
2011-04-16 21:20:45

日本地震,我用香港账户捐钱啦,吹咩!
2011-03-24 16:13:03

好一朵美麗的 敏感詞 …
2011-02-21 18:51:56

点点滴滴,生活洋溢的不再是传统而是品位;事事物物,脸上荡漾的不再是幸福而是享受。
2011-02-05 15:56:04

賀銳君新婚之喜 昨昔同窗話當年,今朝酒逢嘆流連。 各居兩城隔山水,友誼一線惟情牽。 茂生送水知仁貴,吾送字畫賀君宴。 君子之交深幾許,淡雅之處作新篇。
2011-01-22 22:39:15

29年了,該承擔起家庭責任了吧。生日快樂,Andy Lau——《音樂情人》
2010-09-27 21:36:23

在那個空虛的年代裡,難道無聊的只剩下性?至少,我的性描寫會有藍天白雲和海灘。。1Q84
2010-08-28 21:00:26

朋友,我开始写书,所有生活原型人物无法一一通知,请见谅。
2010-08-14 20:09:47

当时最忆是相逢,知己已在明月中。
2010-05-26 23:12:46

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
2010-05-15 12:08:03

谷歌比不上十块钱…为自己的幸福奋斗,别管其他…
2010-03-28 09:47:59

贝克汉姆-悲情贝影-用杯具演绎人生的残缺美-也是一种绝唱
2010-03-16 21:53:21

春暖花开。。。
2010-02-24 14:29:35

能联系上的,请转发日志里的短信给高中老师,谢谢啦。祝新春快乐!
2010-02-17 08:30:46

哈哈,核子反应堆它自己有反应喇,关键是我有反应喇~
2009-12-22 20:43:2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

明天就要回家啦

明天就要回家啦
——写在中秋节前

晃晃悠悠,大学已过去三年多。
前些日子去了趟大学城,看到师弟师妹在军训。还算积极吧,毕竟,没有人愿意在烈日下多待半分钟。但训练十多天了,连踏步都不整齐,真有九斤老太悲叹七斤孙子之感。然而,他们是幸福的,不仅因为“教官越来越不严”,更因为今年时间很凑巧,他们军训完就是十一,国庆期间还有中秋!
想当年,中秋时我们还没有军训完。
记得那晚在草地上,一排战友围坐一圈,借着手机屏幕的灯光,尽情地唱歌跳舞玩游戏。然而,这些都不属于我。
那一晚,第一次不在家里过中秋。“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两句诗吟诵了多少年,却领会不到半点诗意。直到拿起手中电话,拨通家里号码,那一刻心情的沉重和兴奋,毕生难忘。以致于不知道该说什么!游子之心,惟有天知。
古人借月寄相思,如今可以通过电波传情,但终究分割两地。或许,真正情牵一线的,还是那个圆圆的月亮,以及那些甜美的孩提回忆。
中秋节最开心的是小孩子。傍晚月亮刚升起来,我们一大帮小屁孩就举着灯笼到处跑。那么地天真,没有丝毫顾忌,走家串门喊啊叫啊。听大人们说我们不喊不热闹,月亮就不出来。依稀记得喊的是“月亮婆,拾田螺”,大概也是大人们教的吧。特别是有薄云的时候,月亮一隐入云里,我们就更加大声大声地喊。至今仍记得月亮被喊出来而手舞足蹈的快乐。
有乌云的时候最扫兴,月亮整晚都躲在云层里不出来。小孩子最没耐性,喊许久不见月亮露脸,就骂,乌龟王八大骂一通。骂还不出来,就吓,不外乎“再不出来我就不理你了”只类的气话。有更气愤的同伴把手中灯笼摔破。最后,喊累了,骂够了,吓完了,灯笼也破了,才摸黑回家。
对于小孩子来说,灯笼很重要。那时不像现在,一到中秋就有五花八门的灯笼在街上卖。我们的灯笼都是自己做的。很少大人有时间帮我们做精美的竹灯笼,一般只是做个简单的橘子皮灯笼。
刚吃过晚饭,我们就嚷着吃橘子。其实不太喜欢吃,一般都很酸。我们要的是橘子皮。切橘子时再三叮嘱不要把皮切碎,一定要切成四片,底部要连在一起。记得有一年妈妈把底部切开,我哭着要她粘起来。妈妈拿我没办法,用针线把四片皮的底部缝起来。然后就可以在各片皮中间镂空刻出各种图形,一般是正方形、三角形、圆形、半圆形,还有复杂的星形。接着在底部中间,插上一根蜡烛。最后用铁丝或针线把橘子皮顶部连在一起,挂到竹棍一头。如果顺利,月亮还没升上来,我们就欢欢喜喜地去喊月亮了。
一家人围着餐桌,一起做橘子灯笼的温馨,不知何时才能再有呢。
……
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真的年少不知愁吧,总是那么开心,月亮总是圆圆的。后来不再做灯笼,不再喊月亮,甚至,如今不再和家人过中秋。是生活所迫的无奈,还是真的失去了那份童真,那份对家的眷恋?
前段时间,爸妈来广州,专程来中大,看看儿子读书的地方,摸摸儿子上课的桌椅。斑白的头发下是两张日渐苍老的脸,却洋溢着孩子般灿烂的笑容。忙碌大半辈子,那一刻,他们真的感到很幸福。
“中秋节回来吗?”
“回,一定回。”
这不仅是一个承诺,也是一份责任。
三年了,家里的月亮等了我三年。明天我就要坐上回家的汽车啦……

(写于2006年9月26日,2011年12月31日整理。)

2012-01-02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5512251

天涯一壶酒

送谭兄游越

羊城夜雨细无声,
路遥车缓雾蒙蒙。
劝君更发一短信,
南出国门无故人。

——4.29晚赠小潭以饯行

南观越南

孤身独行月与云,
他乡故人难觅寻。
友谊关下说友谊,
进军歌里喊进军!

丁亥年三月十四于康乐园

[1]借小谭独闯南蛮之地,暗指自五代后越南脱离中国之艰险曲折独立史。
[2]越南国歌名为《进军歌》。指79年中越交战。

蝶恋花·在路上

星辰寥落月笼雾。蛙声四处,狗吠村边树。网断不知君何处,万水千山无重数。
我驻上能君恋湖。门外生人,门内几番苦。离城归乡惹人误,南北西东走我路。

丁亥年三月二十夜作于上能

[1]上能为广东湛江市吴川一村庄。“湖”指越南还剑湖。“驻”、“恋”大概能表达出你我对追求的执著吧。

(写于2007年,2011年底修改论坛密码找回。)

2012-01-02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5511985

通讯方式

——你的空间和签名是不是禁止评论了?
——是的,我很守旧,还保留在web1.0时代。交流请发邮件到这个邮箱。

也许是工作的缘故吧,现在最主要的网上通讯方式就是电邮。早晚各收发一次。
对电邮情有独钟,源自于一部电影。
那时大一,珠海校区。
忘了是哪个学院,有一项活动,每周都在阶梯教室播放一部英语电影。
用意很好,让大家看电影学英语。
可明眼人一下就猜到副作用。没错,那确实成了情侣周末首选的节目。
(想到最近热议的武汉大学“情侣自修室”。哈,有关策划人员真是太有才了。)
因此就一直没机会进去看。
直到有一次晚饭后,像往常一样,想爬上教学楼顶翻过山去图书馆。
却在走廊看到一张海报,是今晚电影的简介。
电影名字很吸引人:《电子情书》。
于是斗胆去小卖部买了两包花生,回来从后门偷偷溜进教室。
还好,后面几排还有一些空座位。
毕竟是现实,两包花生下肚都没有惊喜。
具体剧情已经忘记,可影片中那收到电邮的提示声印象很深:
“You’ve Got Mail.”(其实就是影片的英文名。)
后来在网上找到那个音频文件,然后把开机声音和QQ信息提示声都换成那个声音。
一直用了很久。
再后来,的确有一小段跟电邮有关的情事,不过那是后话。

手机号则一直没变。
要不是因为女人,估计之后也不会改。
就看是我长寿,还是移动长青了。

2011-11-27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2393039

阿黑的往事

这是关于一只狗的真实往事。
那时我还很小,现在只有一些很朦胧的记忆。而一提到狗的话题,妈肯定会说起这回事。一次又一次的说,我们也一次又一次的回忆。或许,有些事、有些情,就是如此恒久不变……
妈说,阿黑是从亲戚那里拿过来养的。刚断奶,一路上叫个不停。带回家好几天都躲在桌底不吃饭。
妈担心它饿死,冲了糖水灌它喝。都说母爱伟大,或许阿黑也感受到妈这分关爱,慢慢开始吃饭。而且挺懂事的,我们吃饭它从不过来摇尾巴,等我们吃完,才过来要剩饭剩菜。
妈说,阿黑很通人性。每次出门阿黑都跟着:走山路,阿黑总走在前面;过河,阿黑首先淌过去;上街,阿黑也兴冲冲地跟着……
妈说,阿黑没什么爱好,就是经常爬上后山对着老家的方向“呜呜”叫。
“唉,想妈妈了。”每次说到这里妈都说这句话。“阿黑~”而只要听到妈的呼唤,阿黑就会马上冲回来。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盛夏夜晚,虽然后半夜了,还很闷热。
妈听到客厅里有些动静,出来看看,发现阿黑躺在饭桌下,痛苦地小声呻吟着。
妈蹲下轻轻抚摸着阿黑,轻声问到,阿黑你怎么啦?阿黑看了看妈,把头慢慢垂下,呜呜地发不出完整声音。
眼看阿黑不行了,妈将全家人都叫起来。那时妹还小,由爸抱着,后来她说已经记不起这桩往事。可是我依稀有些印象。那时奶奶还健在,也起来了。我们围在阿黑身边,轻轻抚摸着它,却无能为力。
在回光反照那一刻,阿黑抬起头,挨个看了我们一眼。妈说,她看到了阿黑眼里那晶莹的泪水。
“呜~~”阿黑长叫一声,再次垂下头,却再也没有抬起来。妈说,阿黑是朝着老家方向叫的,是叫妈妈。
第二天,妈把阿黑埋到后山上,筑了一个小坟,坟头就向着阿黑老家……
很久之前我去看过那坟,长满野草,很难辨认了……
妈老说,都怪当时自己不会养狗,现在看来,其实就是阿黑吃骨头多了,热气,两包退热散就可以救回它。
妈不轻易将悲伤表露出来。每次说起阿黑的往事,妈都显得那么平静,有时甚至会带着微笑,至多只是表示很可惜。然而,每次她眼角里那闪动的泪花都将她彻底出卖……

2011-06-03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07113879

单车的故事


在珠海校区,几乎每人都骑单车;迁回南校区这边,单车却寥寥无几,比小车还少,反倒成了稀罕之物。
这边厢是大四毕业,该卖的卖,该扔的扔,该送的送,剩下的搬回家珍藏。那边厢是大三回迁,照样清理“家产”,不同的是他们有一大堆单车要处理。
BBS上买卖版块里也就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情况:珠海那边单车供过于求,因为大一学生已经有单车,新生还没入学,没人要买,以致许多人为卖车发愁;广州这边却是供不应求,因为毕业生没有单车要卖,而总会有人需要单车,特别是在这个二手市场的旺季——尽管这里的偷车情况严重。也正是因为小偷猖獗,珠海的回迁生很少有人愿意把单车托运回南校区“送”给小偷。
近来接触经济学的书多了,逐渐有一种用经济学原理解析周遭现象的趋向。或许,更能让人欣慰的,却是隐含在经济现象里的文化意韵。
在珠海两年,每天上学放学都有潮水般的单车在教室和饭堂之间流动,蔚为壮观;而在古木参天的南校区,走路反倒更有情趣,更能配合这种安详的氛围。相同的是,其中多少爱情故事花开花落……


在珠海校区,大二时买过一辆山地车,将车尾拆掉,就像一个小孩子光秃秃的圆屁股,煞是显眼。
同学调侃到,别人的单车不但必定要有车尾,而且很结实,有人甚至铺上软垫。你怎么可以把车尾拆掉啊!你这样一方面给了不少女生一个明显的提示信号,但另一方面也让她们不敢靠近。
我也开玩笑说,你不知道我晚上从不骑单车的吗?
是啊,那时大家都还保持着中学生般的天真。天真的浪漫充满了整个校园,就像隐湖那一池满盈盈的湖水。而单车,自然跟无数花前月下的浪漫故事扯上关系。
后来,出现电瓶车,虽然方便,却煞了不少风景,至少,湖边柳树下少了单车的影子……


记得军训完不久,同学们陆续买单车,我打探计算一番,把家里那辆单车托运过来比较划算。
那天家教完到香洲车站找到司机时已经很晚,还下着毛毛细雨。不过顺着唐家湾沿海公路,踏着单车一路骑回学校这段特殊的经历,却深深印在了脑海里。
那带着鱼腥味的冰凉的海风,那一丝丝飘零的雨点,那“哗-哗-”充满节奏感的涛声,那黝黑的的海面,跟呼啸着飞奔的单车,形成了恰到好处的搭配,非常默契地描绘出一幅永不褪色的图画。
画中,有那么一个充满生活热情与追求的年轻人,正全力以赴地踩着单车向前冲,似乎要冲出无边的夜晚,奔向灿烂的黎明。
同时,他高呼着,希望海风更猛烈些,雨点更大些,涛声更响亮些,大海更黑暗些。激情在无边的夜幕下熊熊燃烧……


六年中学时光,是每天用单车骑过来的。
每到冬天,早晨的空气更加寒冷。握着车把骑到学校,双手冻得没了感觉。于是狂练车技,终于可以放开车把,还能非常稳当地在人群里骑车穿插。
一路都不拿车把,双手缩在胸前或裤袋里,每次到学校都有一种胜利般的喜悦。而这种刺激,比凛冽的寒风更能驱散那沉沉的睡意。
可惜,不久不知哪位亲戚在路上看见我每天都这样耍车技,就好心地告诉了我妈。妈在吃午饭时塞给我钱叫我马上去买一双手套。妈老是这样,很少给我买东西,觉得买回来我不喜欢反倒是一种浪费,倒不如给钱我自己去买省事。
我买了一双赛车用的手套,很耐用,几乎用了六年。
后来终于破掉扔了,而扔不掉的则是那一段淡淡的难忘的求学经历。单车也换过几辆,而不变的是妈那粗心而又任性的关爱……


小时候还没上学,一群伙伴就一起学骑单车了。
那时家里有两辆单车。一辆是爸爸的凤凰牌双杠单车。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庞然大物拉都拉不动。另一辆是轻便的女装车,叶姨在我家住时留下的,非常适合我们这群小毛头学车。可是被妈妈锁在杂物间里,说我太小,还不是学单车的时候。
看着伙伴们一个个骑着单车从坡上飞奔而下,心里痒痒的,可也只能望车兴叹。求他们给自己骑一回,他们说我还不会骑,怕摔坏车。可他们不也照样经常摔车吗?哼,有了单车就没了义气。
我生气的呆在家里。可我毕竟不是笨小孩,好几次晚上我把妈妈的杂物间钥匙偷走,第二天等妈妈出门后打开房门,拖出单车向伙伴们炫耀去。这样偷偷摸摸的学,还学得挺快,没几天就学会了。
后来东窗事发。妈妈提早回来,看见我在公路上骑车。我倒不怕,我骑车,你跑步,看谁快。
妈妈却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看着我骑车。哈,我更不能让妈妈失望,表演了一次漂亮的从右边上车,顺顺当当的从坡上骑下来,然后胜利的骑回家。
之后,妈妈就不再锁门了,说我想骑单车就像爸爸骑摩托车,挡不住的。

多年后的今天,叶姨的单车早已坏掉扔了,爸爸那老爷车还在。许许多多的童年趣事已尘封在记忆的角落里,而时时浮现出的景象总会有单车,有妈妈,有一些永恒的情感……

2007-07-09 中大图书馆 (首发济和论坛,后寄信,后发天涯论坛)

2011-06-03 二次编辑

2012-09-02 三次编辑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07113827

雨天、伞

=================华丽的分割线===================
昨天Pipi猪介绍了一个文件恢复软件:Recover My Files(自己Google去)。之前用过几款同类软件,均无效果。不过他吹说这软件很强悍,谁用谁知道,就试试看吧。于是翻出床底那张旧硬盘,重新连上电脑,运行软件。一路Wizard,Start Search……
噢!God!我的记忆回来了!
谢谢猪哥哥!谢谢猪爹爹!谢谢猪爷爷!爱死你了!~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神,我的上帝!下辈子我一定以身相许!如果你是女儿身的话,咔咔~
以下这几篇回忆文字整理自当年在中大的随笔,之后会编进书里。
=================华丽的分割线===================

不知谁那么坏,惹哭了云妹妹,都伤心的哭好几天啦。是想起那些雨打芭蕉的日子?还是新到的林妹妹开始思念凡间?
红尘往事,几许相思。特别是在这个多愁善感的夏季。
那些出双入对五颜六色的雨伞,总是最让人羡慕的符号。在雨幕下的林荫校道,这些强烈的色彩,张扬着水火交融的青春。

而我那把丢过修补过的伞终究还是丢了,不知落到哪个角落。从床底拿出这把四折伞,都快搁置一年,依然还是那么新。撑起来却没有特别的感觉,雨打的声音很好听。
反而越发怀念那把丢失的伞。
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把三折伞,曾经丢过两次,都非常离奇地找回。一次是一个人送回来的,奇怪她怎么知道伞是我的;另一次是在图书馆里丢失多日后,在另一个座位上找到,应该是被某人拿去用过。
或许就是冲着这样的缘分吧,上次在湛江那么努力的找回它。第三次失而复得,而且是自己努力争取回来的,愈加珍惜。
其实,去年伞就已经坏掉,就是舍不得扔,特意找师傅修补好,欢天喜地地带着它。下乡、去外地,必定带上它,有它的陪伴就好像有一个人在身边一样。
可惜,终究还是丢了。不知何时,在何地,以何种方式,丢了。这一次,应该不会那么幸运,又离奇地找回来……

妈,也有一把伞用了许多年。布做的伞面,深黑色,很厚很重,有点破,一点都不好用。
许多伞或者丢失或者坏了扔掉,但记忆中惟独这把伞最长寿,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许多次我都想扔了,妈就是不肯,宁愿藏在衣柜里。
一次妈拿出来用,发现被老鼠咬破了一个大洞,妈很气愤,气愤中还带着心痛的神情。我说还是扔了吧。妈依然不肯,特意拿到镇上修补好。我埋怨妈太守旧。
后来爸说,他们结婚时,他就是用这把伞将妈接过门的。
学生时代,有一次爸贪玩,把妈的草帽扔进池塘里,害得妈回家被外祖父骂了一顿。这把伞,算是一个补偿,一个许诺一辈子的补偿。
当初是鲜艳红色的伞面,多年来,就像他们这段简单的爱情,慢慢变成浓重而深沉的黑色。
去年回家,看到那把伞依旧平放在衣柜里……

妈可以将一把伞珍藏二十多年。我没有继承妈的细心,反而得到了爸老大粗的遗传。或许妈是一个特例,又或许我才是另类,谁说得清呢?
不过想来,有时就是这样,越想珍惜就越不能长久。物且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呢?
努力的珍惜努力的争取,都不如顺其自然那样洒脱达观。放开心扉,才能笑对人生,大步向前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本身就带有一种无奈,只能长叹世事无常。
雨依旧在下,校道上花花绿绿都是伞,还有那些形形色色的男女。这就是人间啊!
雨,却是从天上来的……又想起了那个爱哭的林妹妹……

2011-06-03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07113679

真实的总不完美

书里有很多二人情感世界的描写,我宁愿把甜美的那些都拿出来分享。可惜,最让人感动的还是那些凄美情节。
有时写着写着,我都流下泪来,真不想是这样的变化,真不愿意是那样的结果。
但我知道,不管愿不愿意,必须面对,尽管只是虚构的小说故事。
一如要面对下面这段真实的感情往事……
 
2007年,准确来说是06年下半年开始,别人都忙着找工作,而我却跟着廖老大在南农实验课题组(我们永远的济和),奔波于三个实验村,在乡建公益事业中艰难追寻着一种……理想,是的,只能说是理想吧,而且是最后放弃的理想。当初还为了这个理想,去中大旁边合租一间小房子,立志报考人大温铁军的研究生。
尽管如此,那段经历丰富而难忘。只是没想到,接触真实社会工作的开始,竟如此与众不同。
那两年,认识了许多不同阶层的人士,有村干部、乡镇官员、小学校长,更有民间维权人士,黑道老大;有学者、作者、记者,更有不同政见人士、NGO朋友;有士多小老板、小企业主、民营企业老总,更有亿万富豪、风险投资商……
也正是这段经历,才有后来去湛江创业的机遇,而也正是去了创业,才与大部分同届毕业生越走越远。是幸运,还是不幸?如果当初像绝大部分毕业生一样,好好的找份工作,然后扎扎实实干三四年,现在会是如何的状况呢?
 
可能,不会跟当时的女朋友分开吧。记得是在从武汉回广州的火车上,天气很冷,打了很多电话她都不听,知道有问题了。回来后去大学城找到她,不知道她的选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我知道她的性格,已经不可挽回。
能责怪谁呢?别说临毕业还只顾自己走南闯北追寻渺茫的所谓理想,甚至连我们的恋情都不敢真正公开。
如今回想,相信她能理解我的想法,可是无论谁也不能接受我的行为:正是因为知道恋爱非儿戏,责任重大,才没尽到作为男朋友最基本的责任;正是因为知道恋爱非一时,考虑长远,才没面对当时的毕业状况规划将来。似乎矛盾而幼稚,可当时被理想激情冲昏头脑,如果真能穿越,可能还是同样结果。
2008年2月15日,专程从湛江回到广州,穿着校服去她学校等她,履行最后一个诺言。不出所料,吸完一包烟,她都没出现。于是,留下一张字条压在那块见证一切的大石下,匆匆坐上回湛江的客车。
Anyway,一段恋情划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如今,估计她快要结婚;而我,也将有我的妻。难得的是,这几年生日,收到的短信中都有她那一条。
有些事不能经常去想,却决不能忘,也忘不了。

就连这个QQ号,当初也是为她而开通,后来也是为她而离开。
过年小学同学聚会,问我QQ号,想了很久,终于还是留了这个号。
一些历史,终归是历史。尘埃落定,留下的只有岁月。
不必猜测她是谁,尽管已经很明显。
以前觉得,志同道合的情侣,方能一同走过风雨。如今想来,要能风雨同舟,必定要坦诚沟通。没有及时的沟通,就很难能互相理解。
闷在心里的想法,神马都是浮云……

2011-05-2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05959659

从欧冠到世界杯

贝克汉姆,用煽情的“贝景”,留下一种难忘怀的感慨。
英超Big4,用灭门的“杯具”,带走一份莫回首的悲叹。
南非世界杯,还剩下什么?还会带来什么?

多年不踢球——
只能回忆,
中学,那些黄泥场上漫天灰尘汗水的岁月;
只能回忆,
大学,那些偶尔约上同学朋友开场的日子。
多年不看球——
只能回忆,
中学,那些逃课去小卖部看球收集报纸球评的片刻;
只能回忆,
大学,那些半夜去阅览室看球喝啤酒狂喝彩的瞬间。

如同这个QQ,洒下一些回忆,
然后转身,淡然的闲置。。。
然后转身,随手的文字。。。
足球亦然,
逝者如斯,
为何还抱残守缺呢。

突然想起了,
曾经有个人,
说,因为我,喜欢了看足球。
哈,
那些天真傻气的日子,
轻而易举的就能山盟海誓,
轻而易举的就能改变自己。
终究,
逝者如斯,
为何还抱残守缺呢。

最早认识李晓杰,是临毕业那年。
那年,《好姑娘》和《两只小蜜蜂》,
就像两颗流星,
划过天空,留下一刻的炫丽,
然后,
消逝,无影无踪。。。
今年,他做《老大》了,
那就再听一遍《朋友的酒》吧。
酒醉朦胧中,
听见那只牛在哭吗?

2010-04-1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270994698

江城子@笑春风

江城子●笑春风
庚寅正月初四记梦
午夜梦回寒雨冻,独斟酒,意朦胧。十年回首,不料成醉翁。细数恩师点滴事,感千言,叹词穷。
三年创业路不同,誓旦旦,气冲冲。虽败犹荣,青春还正浓。他日弄潮逐高浪,报师恩,笑春风。

昨夜梦见高中几位老师,特别是黄老师,还是那么严肃又搞笑。可惜都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你们谁有的或者回家拜访老师的,请转发或转达上面的短信,或者把他们的手机号直接发给我,谢谢了。祝新春快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工作愉快!(不合词律,毋笑)

2010-02-17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266366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