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往事: 那些年凭着爱

那些年,凭着爱(粉丝的匿名信)

2003年,我的高考。

考数学,不是一般的难,几乎没见过的题型。
交卷时看着最后两页的空白,手心全是冷汗。
最拿手的一科都挂了,哪还有心思准备接下来几天的考试。
晚自习,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懊悔、羞恼,以及对结果的恐惧,
约上阿常去教学楼前的篮球场踢足球。
烦闷化作一脚脚凌厉的抽射,足球狠狠砸在围墙上。
沉闷的撞墙声,整个年级都听得见。
不多久,班主任闻声而出。
他没有厉色训斥,反而晓之以理:
全省高考生都面对同样的难度,你考得差,别人也考得差。
冷静后想起,真的要感谢他!
狠狠的再抽几脚后,无语的回到课室。
同学们沉默以待,我却感到一些耻笑的眼光。
无所事事坐到放学。

第二天回课室拿文具。
抽屉里有一个信封,是中学生写情信专用的那种可爱信封。
明显的女生字迹。
兴奋得不得了!
心想哪个暗恋我的女生终于按捺不住要表白了。
又有点疑惑,还没考完试呢,急什么?怕考完最后一科就找不到我了吗?嘿嘿。
我的自我感觉就像生命激情一样美好。
然而,数学试的惨败告诉我,缺乏实力基础的自信心爆棚最终结果只会是自爆。
哼,谁敢说我不帅,我跟TA“死过”!
本来想留着考完最后一科才看的。
可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禁不起女色诱惑。
还是拆了信封。
里面只有一张信纸,巴掌大小,有点失望。
从中间折叠起来,打开看完。
只有短短几行字,大意是说她很崇拜我,昨晚看到我踢球发泄,她很生气,叫我好好考完接下来的科目。
没有签名。
非常失望过后,一种莫大的鼓励反而让我更兴奋!
把信放到裤兜里就上考场。
那天考英语,考试当中没有摸裤兜,还是感到了被人呵护的窝心。
就像旁边有个女生给自己扇凉一样温馨。不经意分心的傻笑了几次。
最后出来,我的小世界万里晴空。

第一件事就是找班里同学问谁认出笔迹。
冲动起来,我从不低调。
晚自习时,阿景帮我找到了那个女生,政治班的,我不认识她。
中学时代,我怎么说也是学习上的小小明星吧,这并不奇怪。
放学后,阿景带她来到我们班,然后笑眯眯识趣的走了。
我反而挺害羞,客气的谢谢她的鼓励,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能不能考完英语,这之类半虚伪的废话。
她小小个子,圆脸小嘴,齐肩秀发显得很精神,穿着最耐看的米黄色校服。
一款小家碧玉的样子,宛如一朵初开的莲花,却落落大方,并不含羞答答。
她肯定了信上的内容,再次鼓励我用心完成剩下的考试。
交流很短暂。
现在回想起来,怪自己当时感情经历不丰富,应该捉住机会起码邀请她去散步再谈上一程的。
可是,我比较倾向于一见钟情,对她,问心的,并没有怦然心动。
兴奋更多来自于粉丝的鼓励。

高考完,鸟兽散。
那时很少同学有手机,基本都是家庭电话,许多同学,或许真的就此失去联系。
好像是回学校开会那天(叫考得差的同学回来复读),散会后,在学校的亭子里再次碰上她。
她跟阿景他们筹划什么活动。
我不太关心,前路未明,大家都寡言。
看着她骑上单车远去的背景,比起之前的兴奋,有种强烈的失落感。
不曾想到,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高考放榜后,她写过一封信给我,寄到我家里。
她是有心的。我却没有回信。
后来跟阿斌几个人游乡镇,当去到她家所在的镇时,几番想打她家电话,可终究没有。
不同的路,邂逅了,擦肩而过。
再后来,我去了珠海,她去了上海。
通过一次电话,之后就再没有联系。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前路。
毕业后不知她的去向,估计是回来广东工作的。
而今工作多年,更没有音信。
通过同学,应该还能联系上,而且应该要联系上。
因为结婚通知,应该也给她一个电话。

过年回家翻箱倒柜,可惜还是找不到高考她的那封信。
肯定还在书柜里的,可能太凌乱不知丢到哪个角落里。
就像跟她的这桩往事,几番岁月,雨打芭蕉风吹散。
干脆听之任之,一些事,一些情,就让她尘封在美好的记忆里吧。
反而找到高考后她写的那封信,摘取一些内容,算是对往日的怀念。

“恭喜你实现了理想的一半。
”与你三年同窗,似乎人生道路上的陌生人相互点点头,相互一笑后就各走各的路。
“或许终也是一种所谓的缘份吧!
“没有热烈的掌声和激情的歌声陪伴与相送,只有沉默的祝福和无声的祈祷。
”没有千言万语,送你一句不算祝福的祝福:“愿你的足迹成为别人的指南针。”
”好人一生平安。
邮戳:2003.08.06岗坪

她的名字很简单很好听:小平。

初稿:2012-01-28 修改:2012-05-04

那些年,凭着爱(她送的西裤)

小时候过年,妈妈总会给我和妹妹各买一套新衣服。
叠好放在衣柜里,等大年初一欢天喜地的穿起。
然后冲杯茶给爸爸妈妈,说两句吉利话,兜两个大利是。
妈妈的利是总会有一个小零头,先是一角,后来是一元。
不知什么含义,可能是寄意出人头地吧。
大多衣服已记不起,印象深刻的是一套小西装。
因为那年就穿着小西装,去公园跟妹妹拍了一张合照。
过年回家再次拿出来看老照片,腼腆的看着当时腼腆的自己,
一种家的温馨甜蜜上心头。
我的衣柜没有小时候的衣服,不知是不是还放在妈妈的衣柜里。
没有去问,留点悬念给明年吧。

回家前清理衣柜,本想把一些旧衣服捐出去,终究舍不得。
留下的每一件旧衣服都有一个老故事。
随手捡起,就像小孩子在沙滩上跑去捡贝壳,充满欢喜。
譬如,这条泛黄的西裤。
幽幽的樟脑味,让人想起,那些美好而不懂珍惜的日子。
小心的折叠好,好像回忆起一段初恋,又重新放回历史的角落。

那一年,是高考后的暑假。
自认为考得非常差,心中烦闷。
先是花了一周时间,跟几个同学一起踩单车,游遍县里每个乡镇。
尽管还是收到中大的入学通知书,仍不太满意。
然后跟阿斌去广州玩,随便找了一份暑期工。
别人说我高傲,却不知我的无知。
考场失意的羞恼不仅冲昏头脑,更蒙蔽了双眼。
在那个特别的暑假,说不上辜负,至少是错过了三个女孩子。
其中一个就是打工时认识的。

那份暑期工是做电话营销。
粤北某个县开发一个旅游项目,在广州设立办事处招商。
本觉得有点以投资为名骗钱,想不干,因佩服弃教从商的经理而留下。
从基本的电话话术,到跟陌生人攀谈的技巧,的确学了一些书本外的知识。
也着实感到兴奋,而更令人兴奋的是,她来了。
倒不是什么一见钟情,而且她的确不如隔壁组那个大专生美女漂亮。
她比我矮半个头,却比我大两圈,不过还不至于让我转身跑的程度。
感到兴奋更多是出于团队感。
经理也是新来不久,正在招兵买马,我是他第二个组员。
不好意思问她年龄,看样子跟我相若。
排资论辈,她是我的第一个师妹。

她来自潮州,话不多,天生的勤奋。
很快上手后,除了休息吃饭时间,几乎没见她放下手中的电话。
可能是心态吧,我和隔壁组美女都当作暑期工,闲来玩玩而已。
而她则是正式工作,挣钱过活的。
有时实在看不下去,就倒杯水过去叫她休息下。
她抬起头略带羞涩的冲我笑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双眼洋溢着青春的灵气,在世俗与童话之间绕回。
想起经理说,她是个有心计的人,真有点读不懂。
受她感染,我渐渐少了跟别人聊天,搬来电话坐到她旁边,“向你学习”。
反而更多是她问我问题:这种情况该怎样应对,那种客户该如何跟进?
互相总结学习中,我觉得她比我更应该去上大学。
没有问她的家庭背景,只是有一次她偶然提到有一个哥哥。
想到同样在打工的妹妹,有一种莫名的悲伤,以及呵护之情。

不管是否有心计,有成绩就能让人哑口无言。
不到一周她就接二连三邀请到客人上来公司。
经常看到她跟经理汇报客户情况,有一个客户甚至请总经理亲自出面。
幸亏没有在她面前自称师兄,不然更加颜面全无。
她却并不以此自傲,依然跟我一起打电话,一起去体育中心派传单。
那天不太顺利,一直派到晚上还有传单。
水都喝光了,炎炎暑气仍未散去。
尽管辛苦、饥渴难耐,在中信大厦的华灯之下,有一个女生跟自己并肩共进,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看着她掠掉被汗水粘到脸上的头发,此情此景,真想亲她一口。
“走吧,吃饭去。”我说。
那时购书中心西边有一排门面,几乎都是饭馆。
热得实在吃不下饭,我们进了其中一间面馆。

话不多,不知是她有心,还是我无意,她半说笑的问我高中有没有交女朋友。
我想了想,说有,可是不太顺利。
她低头没有再问。我也低头没有再说。
事后想起,才知道自己当时多么笨。
大学一室友说我蠢得无药可救,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她都这样对你了,你都无动于衷。
不过说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在小说的虚拟世界里,可以轻易的把这个剧情改掉。
可现实中,纵使能回到过去,估计我还是这样沉默。
被她勾想起的往事,更能让我怦然心动,以及久久不能忘怀。

吃完饭,本想各自回去。
我突然有所醒悟的说要去买条西裤,她能不能帮忙看看给点意见。
她欣然同意。
于是,我们一起走路穿过体育中心。
漫步在中信广场,不是情侣,大家却都难掩拍拖的羞涩,鲜有言语。
然后在林和村找了间服装店,她细心的帮我挑了一条深灰色纹理西裤。
老板娘裁好裤脚,我正要掏钱,她却先一步递钱过去。
这怎么行!我马上挡开她。
她并不缩手,执意说她出,当是送我的。
老板娘笑笑,拿了她的钱。
尽管万分不情愿,我还是收下她这份特殊的礼物。
忘了最后分别时说过什么,只是至今仍记得,这条西裤五十元。

当时我是会意的。可终究没有主动继续迈进一步。
那晚倒没有心潮澎湃睡不着,又可能是累一天了吧,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穿着新西裤去上班。
她没有多大反应,两腮间比平常多出来的羞涩的红晕,在我眼中十分明显。
过了几天,下班收拾东西。
聊天间,我找个机会跟她说,过两周我就要离开,去珠海读书。
她没有看我,似乎说了些鼓励的话。
月末庆功宴上,她坐在我身边,默默的,很少说话。
我向经理敬完酒,再向全组人敬酒。
最后才敬她,说谢谢她的西裤。这段时间经历很丰富很难忘。
她微笑着喝完酒。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时至今日,回首往事,也许那也将是我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

如今,
购书中心旁那间面馆拆了,林和村也拆了改造,却始终
忘不了她浅浅的酒窝,
忘不了她羞涩的微笑,
忘不了她青春的双眼,
忘不了她沾汗的头发,
忘不了她勤奋的身影,
忘不了一段青涩的往事,
忘不了她送的西裤……

过年回家翻箱倒柜,找到她的手机号码。
没有拨打。
等我结婚通知亲朋,再拨打这个电话吧。
要是有缘,希望还能打通,希望接电话的人还是她……

初稿:2012-01-28 修改:2012-04-28

那些年,凭着爱(配图)

 
矮矮的两层教学楼,度过了初中三年。
那时,楼前的树还没这么葱郁。
可以直接看到校道另一边的田径场。
我就是在田径场踢球,偷看回教学楼。
阿Sue就在二楼走廊跟别人聊天。
教学楼后面是单车棚。
和阿斌跟踪女孩,就是在这个车棚开始的。
那些年,小车是稀罕物。
 

梦中跟班长跑三千米,就在这个田径场。
阿嘉说我将来会娶个胖老婆,也在这个田径场。
踢球被阿鹏铲倒,我拇指骨折,还是在这个田径场。
远处就是塔山,遇上班长等一群女生的塔山。
那些年,田径场还是泥沙地。
 

做早操,众里寻找那个女生,就在这个操场。
她的站位就在远处国旗附近。
那些年,雨后我们在这里踢球,浑身是泥水。
 

我们班在顶层右边第一间。
放学后就站在走廊里,看下来,等着她回家,看着她的背景渐渐离去。
那个我偷看有没有闭路电视的女生厕所,在左边楼梯后面。

2011-12-2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4479754

那些年,凭着爱(风铃女孩)

毕业以前,一直没有写日志的习惯。
如今许多事都不记得确切时间和细节。
小学那时写过一阵子,不过是作业,老师每周检查。
结果不是这周钓了三次鱼,就是那周才洗一次碗。
过年回家收拾书柜,居然还保留着那些作业本。
原来我小时候写字就很难看。
过去觉得生活平淡,无事可记。
总是到了追忆的时候,才发现过去的精彩。

书柜里还挂着一串风铃。
就挂在书柜门的内壁,每次打开书柜,总能听到清脆的铃声。
下面这段往事,便如同那串风铃声一般单纯,以及短暂。

高一开学有一段时间,班里新来了个女生。
从外地转校过来。
我是班长,班主任叫我照顾下她,让她尽快熟悉学校环境。
挺兴奋的。
倒不全因为她是女生。
我们那里地处山区,转校生并不多,更少外地生。
能向一个外地新生介绍我们学校,或多或少都感到自豪。
当然了,如果她是“如花”般倒胃口,我甚至未必情愿接受这份差事。
也不可能有后来的发展。
她,样子挺清秀,身材,怎么说呢,发育得很好。

第一天,我带她走遍校园。
小小的校园,不多的几栋建筑,尽管已经走得很慢,还是很快就走完。
她挺开朗,并没有初来乍到面对陌生人的羞涩。
只是似乎并不太关心校园环境,我介绍建筑物时,她只听不问。
交谈中,得知她来自连山,一个北边的县城。
对于原来的学校,她说得不多,好像有些难言之隐。
她住学校宿舍,没有提到父母家庭。
才初相识,我更不好意思追问。
接下来几天,我慢慢向她介绍学校和班里的软件环境。
无非就是纪律、作息之类正确的废话。
还有一些鸡毛蒜皮的校园小趣事。

她跟班里同学的相识却很慢热。
除了跟几个可能是同宿舍的女生交往,很少见她跟男生往来。
又或许是我不留意而已。
三分钟热度过后,我便回到自己的学习中,一心追求成绩排名。
放学后,她却常来找我。
有时是问学习上的问题,更多是闲聊。
开始我并不在意,后来从同桌口中才知道有些风言风语。
在学习上,我是十足听话的好孩子。
听到这些流言,当时就有很多顾虑。
怕影响学习,这个老师家长用来骗小孩的理由,在那时看来,是最正确的思想。
而更为重要的,是我那时喜欢着另外一个女生。
坦白的说,暗恋许久了,正打算找机会表白。
心里,已装不下别人。
而且,那个她要是听到我跟这个她的流言蜚语,会怎么想?
于是,我有意跟她保持距离,绝不会主动去找她。

一个周末下午放学,大扫除完,同学们都走了。
我在摆桌椅。
她回来教室,我以为是回来自习,地板水未干,催她走。
她却过来帮我摆桌椅,一边闲聊。
我出走廊四周看看,没有同班同学,才像贼一样回来。
其实还是无心闲聊,只想尽快摆好桌椅锁门走人。
不知怎么聊的,她后来到她的书桌里拿出一本相册,翻给我看。
里面是她跟以前同学的合照,也有自己的艺术照片。
有一张是她跟一个男生在一个山头的照片。
她说是她干弟弟,走了。
看到她眼中闪动的泪光,我明白她的意思。
还有一张,用弹壳拼出一个心形图案。
她似乎说了些那张照片的历史,我却感到一种不祥。
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记得当时的想法——逃。
静静的看完,她没有进一步说些直白的话。
我更像个木头人,没有任何表示。
她说,她最喜欢《一起走过的日子》这首歌。
还哼唱了几句。
我静静的听,不记得说过什么,似乎什么也没说。
后来,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她送了一串风铃给我。
而且不是私底下送,放学后她直接来到我座位送的。
我并非木头人,又怎能不知道她的心意!

好了,故事到此结束。
要是在小说里,我会在后面加上一段更为吸引人,也更为幸福的情节。
比如,后来那个她跟这个她争锋吃醋,又或者,半路杀出一个他之类的。
可历史终归历史,故事还是带着遗憾结束。
由于我的不解风情,毫无反应。
她的热情就像清脆的风铃声,慢慢消失。
有时也会自我解嘲的想,未必是我所以为的。
一个女孩子,来到陌生地方,人生地不熟。
任何一个男生给予鼓励和帮助,都能使她感激不尽。
而我后来的确向那个她表白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

很快,进入高二分班,她选政治,我选物理。
在分别晚会上,好像我跟她合唱过《一起走过的日子》。
算是这段情意的尾声。
后来偶尔有接触,都只是一般的交往。
高中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
大学某年,听说她跟高中班里的一个男生痴恋,分手时搞得双方家庭都很轰烈。
如今,又工作四年,更没了她的音信。
或许她早已忘记我。
将来若有缘再见,相顾一笑之间,不知她是否还会想起那串风铃。
她就像我生命中的一颗流星,划过瞬间的灿烂,留下淡淡的思忆,散发青春的气息。

2011-12-16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4050585

那些年,凭着爱(我们一起追踪的女孩)

(这篇比较长,好戏在后头。)

午夜梦回。
又忘了设置电源模式,笔记本没有自动关机。
千千静听依然忠诚的循环着莫扎特的弦乐小夜曲,似乎还在回味……
很喜欢这首小夜曲,急促与缓慢的拍子恰到好处的断奏交替。
既有行云流水的清新欢畅,又有曲高和寡的难度挑战。
只是嫌它时间短。
不过无限循环播放,总能高潮跌宕。
尽管音箱音量已经调得很低,还是换上耳机。
轻轻盖好被子,披上大衣,冲一杯热咖啡。
寒冷的冬夜,窗外灯光点点,继续写昨晚被打断的文章。
此时、此景、此人,恬静而温馨,
如同笔下这段美丽的回忆……

那一年,
好像是高二,应该是高二,必须是高二。
雨季。
学业挺不顺利,成绩排名一直在跌。
那时真是太乖了,一心只顾着排名,两耳不闻窗外事!
可小小的一个校园,济济的两层教学楼,
男女间那点事儿总能炒得沸沸扬扬,或者玄而又玄。

有一阵子,小道消息传说女生厕所装了个闭路电视,以确保女生的“安全”。
相比如今那些90后各种“教室门”,我们真是太保守了。
无论多么保守,那的确是件新鲜事儿。
课间大伙纷纷议论,说是隔壁的隔壁班有某女生证实。
有几个人热血沸腾,大有冲进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倒是稍微有点理智的人提议,放学后趴窗偷看吧。
我没那胆量,只是放学后故意走女生厕所那边的楼梯,趁没人往里面偷看几眼。
真是太聪明了,要真的有闭路电视,我应该摆好道人作法的手势,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后来,当然是不了了之。

学习依然枯燥,重复的测试,无穷无尽的做题。
终于又有“炸弹”响了。
这次流言某某搞上某某,他到她班里送花。
更有人看见他们进出旅馆。
不知道放出这条爆炸新闻的人,是出于羡慕,还是妒忌。
又或者,说不定就是当事人的炫耀。
课间聊天,还是挺平静的。
大部分人,吃不到葡萄,都会聪明的保持沉默。

这些故事是他们的,我依然是和尚班的“方丈”。
我的故事,并没那么前卫,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而下面这个故事,甚至只有阿斌知道。

那天下午放学,我和阿斌去车棚拉单车回家。
就在车棚里,又看到她。
她在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其实在我们班楼下。
平常不是故意没事找事,课间很少到楼下。
因此就很难得见到她。
也正是因为这种距离,才愈发显得她的美丽。
于是每天都特别期待做早操,我都排到队伍最后,而且必定带上眼镜。
然后开始众里寻她。
不用千百度,虽然她的站位会偶尔不同,但仍然在那个方向,很容易就能找到。
(其实那时挺花心,还会找另外一个女生,后话后话^_^)
站到队伍最后面,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很认真的做早操,前面的老师看不到。
不认真到什么程度呢?
随大众,抖抖手啊抖抖脚,左三圈,右三圈,屁股扭扭,脖子,可不扭。
无论做神马动作,转神马方向,脖子,只会一直对着一个方向,她的方向。
看着她抬腿,伸手,起跳,转身,摇头,飘扬的国旗下,飘扬的长发。
闭上眼,啊,她就在眼前——
那扎起的乌黑长发,那椭圆的粉红脸蛋,那微翘的细嫩嘴唇;
还有,
那健康挺起的胸脯,那宽大诱人的臀部,那修长瘦削的双腿。
最美的年代,最美的人;
最美的青春,最美的事。

好几次,放学后,我都站在走廊里,假装休息看风景。
其实是留意楼下走的每个人,努力寻找着她。
看着她的背景慢慢远去,转角消失,才恋恋不舍的回去收拾课本。
有时她会跟其他女生一起走,不过大多是独自回家。
那天在车棚碰见,她也是一个人。
我一边心不在焉的跟阿斌闲聊着,一边用眼角余光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还特意放慢开锁速度。
要不是阿斌就在旁边,我可能会把锁开了又锁上,以拖延丁点时间。
很快,她就拉着单车走出车棚。
“斌,我们跟踪一个女生回家吧。”
我几乎是催着阿斌。
阿斌乐了,笑着问:“跟谁?”
“她,”我指了指已经骑上单车的她,“快点,她走了。”
校门口这段路,比较多人,我们跟得很紧。
其实之前我就跟踪过一次,不过人多,拐个弯就跟丢了。
所以这次才叫上阿斌,多双眼睛不容易丢。
“快,她转弯了。”
就在上次跟丢的那个菜市场路口,我催紧阿斌。
看来是上次比较倒霉,她转一次弯后就直走工业大道龙湾方向。
渐渐人少,我们也渐渐跟她拉开距离,以免被发现。

阿斌可能是第一次跟踪女生回家,一路都十分兴奋。
其实我也是好孩子的啦,才第二次跟踪女生,咔咔。
而跟踪本身就是一件很兴奋的事,
特别是跟踪一个女生,一个喜欢的女生,回家,哈。
不知道下一刻她会不会回头,会不会遇上熟人停下聊天,会不会在下一个路口转弯,会不会……
阿斌肾上腺激素特别多,做了许多猜测。
我倒是希望她的单车突然脱链,
然后我就顺势上去帮她修好,
然后她就会笑着说谢谢,递上纸巾给我,
然后我们就一路同行一起聊天,
然后我们就交上朋友,我就每天假装跟她同路……
慢着,这是当时的想法,还是现在的设想啊?
有什么不同吗?
美丽的回忆就像这杯放了三包糖的咖啡一样甜涩。
似乎又看见不远处她米黄色夏季校服上的那头长长秀发。
那时路上两边还有树,
她骑着单车穿越其间,就像一只轻巧的燕子。

出乎意料的,她踩单车很快。
我和阿斌不敢怠慢,使劲跟进。
特别是过了医院,一个大直坡,她一下子就冲下去,好像根本不用刹车。
我们大吃一惊,想不到看起来如此文静的女孩子,也有狂野的一面。
(后来发现,越是文静的女生,某些时候越是狂野得几乎残暴。题外话了。)
我们不熟悉路况,都不敢直冲。
可眼看她越走越远,心里挺着急。
不料她下完坡没多远就拐进一个路口。
我和阿斌马上放开车刹,使劲踩着跟上去。
可还是晚了一步,拐进路口,没看到她。
我们迟到没多久,她家应该就在路旁的那几排房子。
看了一遍,门口都没发现单车。
可我们不敢深入去查找。
我查看了周围环境,这里离龙湾不远,甚至可能就是属龙湾管区。
路口进去看上去是一个锯木场。
她父母可能就在锯木场工作,路口那几排房间可能就是宿舍。
轻巧的燕子不知落入谁家,我们唯有怏怏的离去。
走回头路没意思,我们沿着小路向绥江方向走。
然后逆流而上,穿过两个村庄,来到文昌书院,才各自回家。

第二天,照样上课,忙于考试,忙于做题。
之后,我们没有继续跟踪她。
后来,学业繁重,竞争压力大,再也没心思顾及其它。
只有每天做早操时,还会继续欣赏她美丽的背景。
再后来,另一个故事有了新的情节。
于是,这个故事,便划上一个没有结局的省略号。
故事最美妙之处在于:
我们没有一次接触;
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
我甚至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昨晚,发短信给阿斌问及这段经历,他竟然说忘了。
看来,故事,真的只是我自己的故事。
而我,竟然也忘了初中跟阿斌没有同班。
十年啊,忘记许多事,可忘不掉的,是当年情。

而今,阿斌已结婚成家。
估计不出意外,她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甚至妈妈。
当年那只轻巧的燕子,真的不知落入谁家。
回想起来,那时要是大胆一点,倾情多点,找个机会,跟她结识,
我后面的情路情事,可能将是另外一番风景。
未必没有如此曲折,
至少,时至今天,这篇文章记录的故事将会有另一个结局,或过程。
想起去年碰上的那个行脚和尚的两句话:
念起,万水千山;念灭,沧海桑田。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没有后悔,没有感伤,却似乎坚定了某些选择。
顺其自然的缘分,还需主动争取才不会错过。
耳机里传来熟悉的歌声——
也许 千帆过了还在等
也许 笑眼泪光盼到那个人
也许 动了我的情 乱了你的心
蓦然回首是谁的人生

2011-12-11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3575581

那些年,凭着爱(班长)下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早晨。
冲一杯热热的绿茶,执笔回首往事。
很努力的想记录班长更多的言行,更多的音容笑貌。
可记忆模糊得让人黯然神伤。
十年,匆匆十年,事过境迁。
十年,悠悠十年,无限思念。

以前每每读到黛玉葬花那一段: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总觉那只是多愁善感的女人无病呻吟。
而今,却感慨万千。
十年生死两茫茫,今天我忆班长记流芳。
一朝花谢魂归乡,他日念我是谁留文章?

班长匆匆的走了,
留给我们的是她那永远流光溢彩的青春,
鼓励着我们珍惜当下每一天;
以及她那行在病床弥留之际感动的眼泪,
激励着我们珍惜眼前每个人。

十年来,没有为班长写过一篇文字。
即使跟老同学相聚,也刻意避免提起班长。
唯有去年决定写书,通知相关生活原型人物。
特意去光孝路卖来黄纸,写上通知内容,烧给班长。
或许班长早已转世,而今定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在我心里,班长依然是那个满带笑容的班长,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我们。

阿燕留言还提到:
“还记得当年班长的弟弟吗?他也大学毕业了,湛江海洋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现在中山某一间公司工作。算是积极地生活的青年。”
十年后的今天,写下这三篇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
在我们面前,更有美好的明天。

(背景音乐)http://www.top100.cn/song/?song=jwadycbigy3dycbogw

2011-12-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3010748

那些年,凭着爱(班长)中

那年,好像是重阳节。
我和班里几个男生一起去爬塔山。
秋高气爽,重阳爬塔山,是我们当地的传统。
重阳节的塔山,真的是人山,比过年还热闹。
又好像不是重阳节。
因为那天,人不多,而且上山时似乎就只有我们几个人。
我们是在半山腰碰上班长的。
跟她一起的,还有班里几个女生。
事先没有约定,这一番偶遇,大家都特别高兴。
她们穿着校服,米黄色的夏装,就像一朵朵秋菊,绽放着青春的活力。
脸上洋溢着清纯的笑容,欢乐如同山上的空气般清新。
在一开阔处,可以鸟瞰整个县城。
我们都驻足流连。
班长笑着对我们说:“你代试下碌落去。”(你们试下滚下去。)
不知是谁回答了一句:“你唔试下碌落去。”(你试试吧。)
班长很开心的解释道:“我讲紧l-o-o-k个那look啵。”(我们方言“碌”跟“look”谐音。)
那帮女生都哈哈笑了。
笑声变成一只只欢快的小鸟,自由飞翔在高高的县城天空上。
同样无边无际的,还有那美得让人心醉的青春年华。
下山走的是后山排洪渠。
男生总喜欢在女生面前逞强。
我们一边喊着“look(碌)落去”,一边跑下山。
山风在耳边呼啸,女生们的喊声笑声渐行渐远。
狂奔的脚步连同年轻的心跳一样有力。

多年后,跟她们中的一个女生又爬了一次塔山。
那是个寒冷的冬天清晨。
我们好像谈起了初中时遇到班长的那次爬山,又好像没有。
淡淡的情怀,浓浓的思忆。
而今,时过境迁,许多人许多事,渐渐淡忘。
唯一不能忘怀的,依然是班长那永远的笑容。

到广州读书工作这些年,爬了几次白云山。
印象最深的有两次。
一次是高中毕业那年跟阿斌几乎走遍了整个白云山头。
另一次是大学毕业后济和聚会,我迟到坐缆车上山,反而跑到了他们前头。
同样青春飞扬,同样快乐无限。

今年回家过年,要做两件事。
第一,……。
第二,爬一次塔山。

(背景音乐)http://www.top100.cn/song/?song=jwadyc3ogehukcbtgy

2011-12-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3010585

那些年,凭着爱(班长)上

前阵子,阿燕留言提到班长:
“我还记得初二时,你们踢球很晚回家,我和班长,苏也在温习,我们试过藏FIT的伞,谁知后来被你或者是嘉反藏了我们的,激气!”
第二天讲课,情到浓时,想起班长,不禁哽咽不能言。
屈指细数,班长走了足足十个年头。

已经不记得是怎样开始的,好像是流行课外武侠小说爱情小说那阵子。
只记得那是上午课间休息。
班长问我有没有看过《青春万岁》。
当时我是个乖孩子,几乎不看课外小说。
更忘了班长还说过什么,却始终不会忘记她那永远的微笑。
不久,她就拿来一本厚厚的书。
有一定年代了,纸张泛黄,封面破损,只剩下《青春万岁》四个字。
字体似草书却不难辨认,像四堆燃烧的火。
“唔好上课望,返屋至望。”(不要上课看,回家才看。)
这是唯一记得的班长的原话。
乖孩子也有不听话的时候。
接下来几天,无论上课还是自习,我都把《青春万岁》放到书桌抽屉里,偷偷看。
沉迷之际,感觉周围的同学课室都不存在,整个身心都融入到作者描写的世界里。
许久才抬起头,一种叫鼓舞的东西在心中涌动,几乎忍不住要喊出来。
还书时很平静,班长笑着问感觉如何,我却说不出一句话。
后来看《花季,雨季》,再后来看《零下一度》,都没有如此深刻的印象。
班长送给我的,不仅仅是让我看了第一部课外长篇小说,更是一种青春的舞动,一种生命的燃烧。
那时,天空总是蓝蓝的,花儿总是红红的,就像班长的笑容那样灿烂。

英文老师Miss何拿了台录音机来班里,下课和放学后播放英语录音带给我们听。
捣蛋鬼阿豪总是拿些流行歌录音带回来播放。
记得有首歌重复放了许多遍。
那天轮到我值日,又响起那首歌: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班长还没走,她问我知不知道歌名。
当时我就是个乖孩子,当然不会去留意这些流行歌。
“听,歌词入面都有,叫《真的爱你》。”
我惊讶又尴尬的看着她。
“你唸乜赖,个首歌是唱把母亲哦。你留意下歌词。”(你想什么,这首歌是唱给母亲的。)
后来她拿来一本笔记本,里面都是歌词。
有很经典的歌曲,更多是我不认识的,我只抄了《真的爱你》的歌词。
去年过年回家,整理书柜,终究没有找到抄下歌词的那本笔记本,甚是可惜。
从此,喜欢上黄家驹的歌。
那时翻版录音带很流行,我却只买过两盒黄家驹的歌带。
自从班长走后,就很少刻意听他的歌。
每次想到黄家驹英年早逝,就想起我那同样早早离去的班长。
心里只有无限伤感。

我、班长,和阿孔参加三千米长跑赛,一起研究战术。
我说,我和阿孔轮流挑衅压制跑第一的对手。
班长紧跟在后面,最后两百米发力,一定会赢。
梦中的班长依然扎着长发。
这次却格外严肃。
开跑后,我一路领先,却看不到一个对手,更不见班长的踪影。
直到临近冲刺,才看到班长跟其他同学在终点处呐喊助威,手上还摇着小旗子。
旗帜飘扬,喊声冲天,热浪逼人。远处的班长似乎特别高大。
醒来全身是汗。
窗户没关,夜风吹进,凉丝丝,恍惚间若有所失。
喝点水,换套睡衣,轻轻拉过半边被子。
梦,继续。
这次是4X100女子接力跑。
班长跑第一棒,第一个冲了出去。
夏季校服很好看,渐渐远去的背景,马尾长发一直甩啊甩。
最后一棒是阿×,跑得很吃力,却眼看就要赢了。
我们都拥在终点大喊。
等到阿×冲过终点,班长第一个跑上去扶着她,弯着身,手里拿着一瓶水。
如梦往事,永远定格在这最美的瞬间。

(背景音乐)http://www.top100.cn/song/?song=jwadycbigy3dycbogo

2011-12-04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3010422

那些年,凭着爱(序)

最近,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港台上映,大受欢迎。
不太喜欢九把刀的其他作品,唯独对《那些年》爱不释手。
可能是因为感同身受吧,《那些年》是九把刀的自传式小说。
还听说女主角为了逃避媒体,躲到北京去。
未必属实。作为青春的历史,也没什么需要逃避。
当初萌生写我的小说,倒不是受了《那些年》的启示。
况且,我也的确没有九把刀的胆量,如此真实的揭露自己。
再说,我更没有他如今的名气。
不过至少有一点,我们是相通的,就是拾取那一段如诗如画般的美丽青春。
无论是快乐的回忆,还是痛苦的经历,都像一张张老照片,总能给人最真诚的感动。

有个朋友问我最近两周怎么没发日志,是不是女人写完了。
想不到还有人一直追踪我的日志,挺开心的。
一来是到年底,工作确实忙。
二来酝酿着那个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故事。
第三嘛,就是筹划现在这个新系列——《那些年,凭着爱》。
记录中的人物,或者已经魂归天国,或者天各一方,早已失去联系。
可能会比较伤感。
无论如何,希望一篇篇简短的文字,能重拾一份份感人的真情。

去年赶不上HK陆肆维园晚会,本想今年过去的,可年初华叔就走了。
后悔不已。
错过方知珍惜,连同将要记录的那些如烟往事。
华叔虽已《大江东去》,而他对爱情的坚贞,始终感动世人:
“你自己心里有深爱的人,
和有人在心里爱你,
即使天人相隔,
没有组织家庭,
你都会感觉到幸福的。”
坚持事业,矢志不渝,恪守爱情,终生不娶,试问有几人能做到?

以为序。

2011-12-02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2826735

那些年,凭着爱

十年,班长。

2011-11-27

原文:http://user.qzone.qq.com/282970499/blog/1322393749